中兴铂码工程网

理财

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 理财 > 权益投资总监身兼多职分身乏术 人才短板或使东方基金难出爆款

权益投资总监身兼多职分身乏术 人才短板或使东方基金难出爆款

  原标题:权益投资总监身兼多职分身乏术 人才短板或使东方基金难出爆款

  长期以来,东方基金一直重债轻股,这在权益类产品近两年走红之时难免对经营业绩有所拖累,虽然公司选择发力权益类产品,但基金经理人才的短板却又制约了东方基金难出爆款。今年虽然新引入员工股权激励机制,但效果如何仍有待时间检验。

  二季度以来,公募发行新品势头不减,除去头部公募积极打造“爆款”外,部分中小公募也在借助发行东风推出年内首只主动权益产品,例如华富和东方基金。然而就东方基金来看,新发产品的基金经理虽为公司权益投资总监,但是过往业绩和年内业绩却无明显亮点。

  天天基金网数据显示,目前东方基金在档发行的产品是东方欣利混合,拟任的基金经理是许文波。作为公司现任高管,许文波集权益投资总监、固收研究部总经理等五项职务于一身,这种囊括公司几大产品类型领域“一把手”的现象在公募圈是颇为罕见的,反映出东方基金公司的基金经理队伍人才匮乏的窘状。

  权益类阵营规模袖珍

  明星产品面目全非

  数据显示,东方基金公司旗下有29只混合型基金,虽然数量不少,但一季末的合计规模却仅有63.22亿元,平均单只产品的规模约为2.18亿元,基本刚刚跨过产品的成立门槛。

  剔除正处在发行档期的东方欣利,东方基金去年发行的混基包括了量化多策略和城镇消费主题(另给两只老基新增了C类份额),两只基金产品首发规模分别达到了3.3亿份和2.45亿份,然而截至今年一季度末,最新规模已下降为0.13亿份和0.19亿份,短时间内,新发产品便迅速走向了清盘的边缘。梳理东方基金旗下存续多年的混基规模,除去昔日明星基金东方精选规模尚能突破10亿元外,余下混基最新规模基本在5亿元以内。

  以规模最大的东方精选(成立于2006年)为例,其近年来似乎也遭遇到发展瓶颈。2017年3季度末,产品规模还曾一度逼近30亿元的关口,但今年一季末时,规模已缩至12.97亿元。 产品规模的节节下行与业绩表现不佳是有直接关系的。近几年中,东方精选净值增长率连续三年排在同类产品后三分之一的位置,而最新的年化收益仅为14%,排在了同类75只基金产品的第45位。

  “在选股规模方面,以大中盘股为主;在资产配置方面,平均股票仓位为80%左右;在持仓周转率方面,基金经理交易不频繁,很少进行波段操作。” 济安金信基金分析师程颖如是分析该产品投资特点。

  《红周刊》记者分析东方精选基金也发现,其连续多季重仓股对科技股几乎没有涉猎(去年二季报以来的四份财报四十只重仓股中,没有一只沾边科技板块),重仓股在配比上有一定的不合理之处。多份季报显示,除去第一大重仓股持仓占比在8%一线外,第二到第十大重仓股持仓占比与第一大重仓股明显拉开差距,持仓占比最多的大约为第一大重仓股的一半,如此配比下,即便是第一大重仓股茅台叠创新高,其对基金组合的贡献度也是相对有限。

  权益基金经理阵营经验尚缺

  中生代当家谁能挑起重担?

  当然,对于小基金公司来说,要想打造爆款产品,最大的难度在于缺乏一位分量足够的明星级人物。种种迹象显示,近期东方基金新品中推出权益投资总监许文波挂帅,似乎颇有一些“蜀中无大将,廖化当先锋”的味道。

  天天基金网数据显示,许文波早年在德邦基金任职期间基本上以管理债基为主,转投东方基金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也是股基、债基“一肩挑”。表面上其是个多面手,可实际来看,在他所管理的两大类产品中缺乏真正拿得出手的代表作。截至6月2日收盘,除东方龙净值增长了7.86%外,所管理的多只产品年内收益率仅在3%一线。



  “一般来说,基金经理仅会担任一类投资的要职,许文波同时身兼权益、固收、量化等要职,说明了基金公司人才紧缺,且人才梯队结构不合理。”程颖强调指出。

  除他之外,其他权益类产品掌门的现状又如何呢?数据显示,东方基金旗下现有的权益类基金经理大约有王然、李瑞、薛子徽、蒋茜、盛泽、张玉坤、曲华锋、严凯等9人,从这些基金经理任职年限看,除去曲华锋、严凯任职刚满一个月外,任职时间最长的是王然和薛子徽,任职时间同为5年零37天,余者基本集中在2年到4年这一区间段,这一任职时间长短基本反映出东方基金权益类团队掌门人的从业经验仍相对年轻。可即便如此,上述基金经理们身上的担子依然不轻,“东方权益类基金经理许文波、薛子徽、王然、蒋茜、李瑞、盛泽等基金经理均持有4只或以上数量的基金,‘一拖多’现象严重。”程颖如此强调问题的关键所在。

  在身兼数职的大背景下,同一位基金经理管理的不同产品业绩相差较大也就在所难免了。以基金经理蒋茜为例,在他所管理的四只基金中,虽然创新科技和主题精选因重配科技股年内涨幅均超过20%,但人工智能主题和互联网嘉年内的涨幅却仅在2.5%左右。

  值得注意的是,同样是由他一人担纲,东方互联网嘉的重仓风格与其他几只基金偏成长的风格也迥然不同。从该基金连续多季的十大重仓股来看,其对于以科技股为首的成长板块几无涉猎,选择的标的多以银行股为首,叠加白酒地产等核心资产类标的,或许这种配置是考虑到该基金相对危险的规模数据,但是有时求稳的思路反而适得其反,基金年内的净值增长率仅为2.73%,这一水平在同类的995只基金中排在了第842位。而正是业绩的不佳,基民用脚投票,基金份额从去年四季末1.16亿份下降至今年一季度季末的9542万份。



  除了东方互联网嘉业绩表现不佳,蒋茜此前挂帅的东方支柱产业也有同样的尴尬。该基金今年首季财报显示,因重仓股中工行、农行、招商、兴业、中信和华泰6只金融股表现不如人意,一季度该基金的净值下跌了3%,上半年也仅微涨了2.6%。2017年5月成立以来,该基金的最新年化收益仅录的-7.51%,在同类的基金中排在倒数第四位。

  此外,由于旗下权益类基金经理中尚无特别冒尖的人选,某种程度让东方基金公司在调换基金经理时颇为犯愁。以上文提到的东方惠新为例,今年5月11日增聘了基金经理李瑞,同时三天后原来的基金经理周薇离职,然而更换后的新基金经理过往业绩却是表现平平的,在其此前所掌管的三只基金中,任职回报最好的一只也仅有10.5%左右。

  股债比例失衡公司管理“失位”

  股权激励后续效果尚待观察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东方基金的公募资产管理规模约为304.7亿,其中债基和货基的规模超过一半接近三分之二,相比之下,混基虽然在数量上占优,但规模却远远无法和固收类产品相抗衡,股债跷跷板明显偏向债券一方。

  令人不解的是,即便是去年以来圈内权益产品占优、爆款基金频出之际,东方基金仍然着力于发行债券类产品。《红周刊》记者统计发现,自2019年12月以来,公司迄今已经发行成立了东方卓行、东方永悦、东方臻萃、东方臻慧等四只债券型基金,其中,东方永悦最新规模在30亿元一线。

  然而,在今年大类产品业绩延续“股热债冷”的大背景下,东方基金旗下的债券类基金产品业绩是乏善可陈的。以存续产品中成立时间最早的东方稳健回报A为例,截至最新收盘,该基金年内的净值增长率约为-0.42%,同类排名倒数前十。并且从产品成立迄今的年化收益来看,这一数值也仅为2.91%,在同类44只基金中排在倒数第二位。

  虽然不能完全怪罪于重债轻股的发展思路,但是东方基金盈利能力堪忧的严峻事实也是让基民不容忽视,公司近两年持续徘徊在盈亏平衡线上,根据大股东东北证券财报的信息显示,东方基金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2.55亿元,净利润为-2330万元;2019年全年则实现营业收入2.96亿元,净利润约为2680万元。

  此外,还值得注意的是,不仅是产品发展思路上存有失误,公司日常管理中所曝光出来的“漏洞”也让人咋舌。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判决书,李某明在担任东方基金运营部TA主管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于2019年2月18日通过修改资金凭证的方式,侵占公司银行账户内人民币10万元,而因涉嫌犯职务侵占罪,李某明也被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



  当然,东方基金近期也有好消息传来,公司近日公告去年5月上报的股权变更及增加注册资本于近日获批,而公司进行股权变更主要目的是为了引入员工股权激励机制。近年来,东方基金基金经理层面人才流失严重,此前两年公司旗下包括刘志刚、朱晓栋、彭成军、黄诺楠、王晓伟等多位基金经理卸下帅印,此次股权激励颇有些毕其功于一役的味道,但挽留人才方面收效几何,仍需要时间去检验。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