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有「急救员」指骂警员无资格判断青年的伤势-外国游戏-平定新闻
点击关闭

新闻论坛-又有「急救员」指骂警员无资格判断青年的伤势-平定新闻

  • 时间:

北大录取通知书

假救護假街坊續添亂李引述現場警員指,清楚聽到被捕人的回答,直至上救護車也都有意識有回答。警方搜身時發現他有丫叉、彈珠、警棍、懷疑煙霧餅,其後警方發現原來他正被O記通緝,與7月1日進入立法會案件有關,兩案會一併處理。

江永祥指出,現場曾有自稱救護人員要求上前協助,並叫警員解開疑犯手銬,警員因保安問題不能「貿貿然」解開手銬,但有聽從建議除去疑犯的外衣和護甲。加上警方無從證實對方的專業資格,即使能查核,救治時令傷勢有進展或意外發生,責任誰屬也是問題,故警方一般會堅持召救護車,而大部分警員接受過醫護訓練,現場可進行治療,但危險情況下或另作別論。

縱暴媒體造謠煽仇警該名青年姓冼(21歲),其父昨日凌晨探望兒子時向傳媒稱,其子無昏迷,只是頭部及面部受傷,且可以說話,冼父又稱不知兒子發生何事也不知他為何出現在太子站,是現場的「急救員」通知他到醫院。事發後,有自稱「目擊者」痛斥警方濫捕,指青年只是在跑就被捕,更有「記者」問被捕青年姓名,又有「急救員」指罵警員無資格判斷青年的傷勢,又喝令警員解開疑犯的手銬,緊接着「黃媒」和縱暴文宣混淆視聽,造謠指青年一直昏迷,圖再掀仇警狂潮,但邏輯上已露破綻,因傷者父親親證是現場「急救員」通知他到醫院,若青年一直昏迷,「急救員」又如何從青年口中得知其父電話?

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江永祥昨日指出,港鐵職員看到被捕男子噴漆破壞閘機,警員到場後見到他仍在噴漆塗鴉,「相信佢並唔係無辜」,該男子見到警員便逃走,警方使用適當武力並將他拘捕,他被捕後「瞓咗喺地下」,警方O記高級警司李桂華則指,當晚11時許,有人報警指看到該名男子戴着頭盔、眼罩、護甲,塗鴉八達通售票機,警方拘捕時該男子想逃脫,「同平時大家見到一樣」,將他壓下、鎖上手銬。

責任編輯:劉雲

警方例行記者會。 香港記者 攝

(香港記者 蕭景源)事實勝於狡辯、縱暴派自打嘴巴。9月3日晚太子站黑衣青年被警制服拘捕,「黃媒」和縱暴文宣卻將其描繪成駭人聽聞的「無辜青年」被警方濫捕致「斷頸昏迷」。香港了解到,該青年原來是「暴衝常客」,當晚因破壞港鐵太子站設施被捕,當時戴防毒面具、護甲,又身懷丫叉、彈珠、警棍及煙霧餅等攻擊性武器,更被揭發涉嫌與7月1日衝入立法會大肆破壞案有關,正被警方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俗稱O記)通緝。而青年的父親證實其子並無昏迷及斷頸,警方也指他一直有意識及能清晰對答,再次挫敗「黃媒」造謠惑眾。

在警員拘捕疑犯後,現場有數十至上百人包圍警員,也令傷者所處環境空氣不流通,警員基於安全考慮,希望將他帶離現場到控制室,等候救護人員到場,而警方召喚的救護車於15分鐘內到場,警員解開手銬配合救護員治理,而傷者在救護車上能清楚且可以清晰回答救護員的問題,包括個人資料及身體狀況等,根據醫管局資料,現時傷者情況穩定,與「斷頸、嚴重傷勢」不吻合。

前晚11時許,港鐵太子站內一名黑衣青年被多名警員按地制服,將其雙手反綁,據報該男子失去知覺,又被警員拖往角落。現場自稱市民的目擊者大聲質問警員:「佢乜都無做,做咩撳住佢?」此時,有至少3名自稱現場「急救員」上前要替男子檢查,但被警員阻止,此時有近百名聲援者,包括由「銀髮陳伯」、「守護孩子」和「現場急救員」、「記者」等組成的專職「救人隊」,將6名警員團團圍住推撞及起鬨指罵,警方出動防暴警隔開聲援者。至11時45分,消防處救護員到場,將青年送廣華醫院救治及留醫,醫管局指青年情況穩定。

今日关键词:巧家滑坡9人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