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利民爆曾多次找阜矿集团协调土地以及其他履约问题-环江新闻-台湾今日新闻
点击关闭

公司协议-保利民爆曾多次找阜矿集团协调土地以及其他履约问题-台湾今日新闻

  • 时间:

钉钉在线求饶

2016、2017年阜新市政府、太平區政府多次召開會議進行商討,對新時代民爆(遼寧)股份有限公司使用老廠區的土地問題進行落實,兩級政府同意供應土地,但同時要求保利民爆儘快落實項目,但因為技術迭代較快,保利民爆技術方案一再修改,至今沒有落實。土地問題也一直懸而未決。

此外,重組協議還約定:對於聖諾離退休人員約2240人,保利民爆每年出資不高於400萬元(具體數額以中介評估報告為準)給阜新礦業,由阜新礦業負責管理,出資方式為每年支付現金或雙方認可的其他方式或者聖諾公司銷售給甲方民爆器材折抵。而實際上,每年400萬元不能覆蓋重組前離退休職工的費用,北京中稅德慶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做出的《新時代民爆(遼寧)股份有限公司專項審計報告》顯示,至2008年4月至2018年保利民爆支付退休職工費用9000多萬元,平均每年支付900萬元,遠超協議規定的每年不超過400萬元的決定。

「原本由阜新礦業和當地政府來協調處理土地問題,現在阜礦推諉卻把我們推到台前來了。」趙力夫稱。

「對於上述土地置換問題,保利民爆與阜礦集團簽署協議時,阜礦集團並未說明。」趙力夫稱。

「對此,我們曾多次找阜礦集團協商,但阜礦一直避而不談。」保利民爆高管直言,對於這場始於2008年的重組至今仍未釐清,與阜礦集團的前任領導不無關係。其中2017年和2018年的兩次對賬,均在阜新市委原常委、阜礦集團原董事長劉彥平任職期間進行,但兩次對賬均不按重組協議進行,不承認重組協議,這是造成時至今日保利民爆重組阜礦集團原十二廠仍未釐清的重要原因。

2006年1月5日,阜新市政府以專題會議紀要(2號)的形式記錄了由市長、副市長以及國土局局長、阜礦集團總經理和副總經理參加的「研究阜礦集團城南非煤產業工業園區及聖諾公司搬遷規劃有關事宜」的會議,會議內容提出聖諾公司搬遷新址用地相關費用予以免除,同時提出土地置換,即新廠區建成后老廠區土地予以收回。

因重組協議屢現爭議,央企保利集團旗下公司重組地方國企阜新礦業集糰子公司10年遲遲未能落實,企業經營遇阻,國家三部委批複的智能裝備製造重點項目也遲遲不能落地。

對此,記者致電阜新礦業高管,該高管以要開會為名拒絕了記者的採訪。

而阜礦集團連續兩任董事長劉福祥和劉彥平已相繼接受紀檢監察調查。保利民爆高管指出,由於二人任職期間阜礦集團不承認、不兌現重組協議的承諾,導致重組后的企業包袱太重,截至目前保利民爆前後向重組企業投資5億多元仍不能扭虧為盈。

2014年受工信部委託,保利民爆聯合相關技術單位承接了《危險品智能製造成套裝備一基於物聯網的工業乳化炸藥智能自動化生產系統》項目,於是保利民爆又開始向阜新市政府申請用地。

因忙於聖諾新廠的建設,上述申請保留的土地具體情況和手續一直未辦理,也未落實新項目。

而對於上述問題,作為阜礦集團的上級單位遼寧省能源產業控股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一直積極與阜礦集團進行協調溝通。阜新市政府則正在積極與保利方面溝通、處理阜礦集團重組問題。

在劉福祥和劉彥平任職的10年時間內,保利民爆曾多次找阜礦集團協調土地以及其他履約問題,但總是無果而終。

重組協議履行爭議除了上述土地存在爭議外,阜新礦業被指在履行重組協議上也存在問題。

重組協議約定:阜新礦業同意減免聖諾公司截至2008年3月底前所欠阜礦集團的所有債務,作為聖諾公司整體搬遷和聖諾公司歷史貢獻的補償。

「這個結果讓我們感到既委屈,卻又無可奈何。」保利民爆高管趙力夫稱,「當初簽約時阜礦集團隱瞞了政府要收回老廠區土地的事,而是告訴我們新、老廠區的土地都歸我們。但實際上籤合同之前阜礦集團已經和阜新市政府達成協議,新廠區建成后,老廠區的土地要收回。」

而劉彥平曾任遼寧省能源產業控股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黨委委員、常委、董事、副總經理。後來,劉彥平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但是阜礦集團至今不承認及履行上述重組協議的約定。」保利民爆財務總監楊濤直言,「很明顯這是違背重組協議的。數年間我們多次去阜礦集團交涉履行土地問題和工人的福利承擔問題,但阜礦集團總是一拖再拖。」

保利集團旗下重要板塊,民爆企業——保利民爆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央企保利集團旗下民爆板塊公司,以下簡稱「保利民爆」)系國內第一家集科研、生產、銷售、進出口貿易和爆破服務於一體的綜合性民爆集團公司,受遼寧省政府邀請參与遼寧省民爆企業重組,並於2008年簽署協議重組阜新礦業集團旗下公司,原本計劃在6個月內完成的重組,如今11年過去,重組仍未釐清。

阜新市政府收回原十二廠老廠區土地,勢在必行。考慮到後期發展以及行業問題,2009年5月,保利民爆向阜新市政府申請保留包括大巴溝山裡的總庫區和老廠區西南角在內的共42萬平方米的土地,其他的原十二廠的土地無償收回。

對此,現任阜新市太平區區長孫鷗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原十二廠的土地是政府劃撥給阜新礦業的,雙方約定搬遷到新廠區時政府答應給3000萬元,同時收回老廠區土地,這是雙方協商好的。而且政府也支付給聖諾1000多萬元資金。」

根據阜礦集團簽發的《關於確認保利民爆與阜礦往來款金額的函》稱,2017年4月、2018年10月雙方組織過對賬,截至2018年9月末阜礦集團應收保利民爆4700多萬元,但保利民爆一直未簽字確認。阜礦集團方面稱在收到函后7日內讓保利民爆再次組織對賬。

重組協議由時任阜礦集團董事長劉福祥簽署,劉福祥曾一度兼任阜新市委常委,併當選全國人大代表,直到2015年劉福祥被調查,該重組也未能落實完。

事情的起因還要從2008年說起,當時保利民爆受邀與阜礦集團簽訂《新時代民爆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保利民爆曾用名)重組阜新聖諾化工有限責任公司(原阜礦十二廠)的協議》(以下簡稱「協議」),規定聖諾公司擁有的全部土地均進入本次重組範圍,歸屬保利民爆配套使用,包括老廠區、倉庫區、炸藥分廠和新廠區四部分。

保利民爆方面稱,請阜礦集團指定時間、地點並對照重組協議履約,保利民爆隨時與阜礦集團對賬。

阜礦集團有關人士則以開會為由,未對《中國經營報》記者的採訪要求作出回復。

2019年,炸藥生產自動化項目落地迫在眉睫,保利民爆再次向阜新市政府申請用地,阜新市政府正在積極落實。

保利民爆針對阜礦集團《關於確認保利民爆與阜礦往來款金額的函》回函稱,雙方重新對賬必須按照重組協議約定的口徑對賬,具體如下:減免聖諾公司截至2008年3月底前所欠阜礦集團的所有債務;負責承擔和解決在重組前遺留的任何未經保利民爆確認並統計承繼的經濟、法律責任(包括但不限於欠職工的各類費用);阜礦集團全面核查保利民爆為聖諾離退休人員約2240人支付的全部費用,對於超出重組協議約定的範圍予以返還。

而除了土地方面存在履約問題,保利民爆還指出阜礦在履行重組協議其他內容上也存在問題。

原標題:落實重組協議屢現爭議 央企保利民爆重組地方國企遇阻

在簽署完協議后,2008年12月阜新市政府下發阜政地字(2008)收回003號文件,文件稱依據《市政府專題會議紀要》第2期(2006年1月5日)和阜新市國土局的《關於收回阜新聖諾化工有限責任公司(原十二廠)土地使用權的申請》,經研究決定無償收回原十二廠舊址上的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

但對於阜礦集團給出的對賬數額,楊濤稱:「阜礦集團本來欠我們約1000萬元往來款,但阜礦集團是在聖諾科技欠它5700萬元的基礎上減去欠我們的1000萬元才得出重組后的企業還欠它4700萬元,顯然這個對賬結果不真實。」因此,保利民爆對阜礦集團對賬結果拒絕簽字蓋章。

土地爭議2019年11月11日,阜新市太平區人民政府給新時代民爆(遼寧)股份有限公司(接受聖諾公司后改的名稱)發送《太平區人民政府關於原十二廠南廠區地塊地上附屬物核量動遷的告知函》稱:「原十二廠南廠區550畝地的土地使用證已在2011年辦至阜新新型材料產業開發區管委會所隸屬的阜新市匯江實業集團有限公司名下,土地證編號為:阜新國用(2011)字第0004。」

當月阜新市政府召開專題會議(第50號會議紀要),確定阜新市政府收回原十二廠的土地,同時同意將總庫區的土地和廠房留給保利民爆使用;在企業搬遷后,原廠區西南角為保利民爆留出部分用地。但並未說明留出土地的詳細面積。

截至記者發稿,保利民爆方面稱,阜礦集團並未和保利民爆再次確認對賬的時間和口徑問題。

今日关键词:想见你彩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