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剧本游戏-剧本杀店一般都在下午1点开始营业-一同资讯网

  • 时间:

范冰冰七夕自拍

「玄真君」「和其他很多玩家不同,我是由純桌遊玩家轉到「劇本殺」上來的。」她說,自己很早就痴迷於狼人殺這樣的可以在言語間進行推理的「發言類遊戲」。也是在桌游店裡,「玄真君」開始了「劇本殺」之旅。

「成都劇情殺市場很火熱,但原創劇本很少。」「李七夜」指出,相比于杭州、上海、西安、深圳等城市,成都的劇本創作市場還有待開發。目前,本地店家更多依賴前往參加外地行業展會以爭購新劇本。

例如去年北京開始出現的「兩天一夜」劇本殺,就已經和景區、山莊等旅遊場景結合起來,而今年上半年在成都溫江、青城山也出現了類似的項目。

2018年,「玄真君」辭去之前的工作,成為了一名全職劇本作者。在此之前,她曾先後在新潮傳媒、《四川畫報》供職,是個靠文字吃飯的人。

主持人的上班時間為下午1點到晚上10點。「不過如果9、10點時有顧客來了,我們也會再帶一局。」黃雨田告訴記者,目前他的月薪在5千元左右,按照基本工資加提成的方式計算,實行單休。

「李七夜」穿過該房間,是另一處被裝修為警局模樣的房間,屋中擺着長桌和若干椅子,桌面上放着許多寫字板夾。旁邊的過道則連接更多其他房間,都與「兇案現場」有關。而「警局」是遊戲的主要場景,玩家們就是在這裏匯總線索、互相鬥智。這就是所謂的「搜證」型劇本殺的形態。而「取證」型則不需要這些場景,大家的線索來自主持人發放的卡片。

部分場景展示在遊戲中每一個玩家都將獲得一份詳細的人生履歷,作為一個劇中角色參与其中,共同面對一起較為複雜的凶殺案,通過不斷與其他玩家鬥智斗勇溝通交流獲取線索,或者透過實景調查取證,來尋找真兇。

作為一名重度推理愛好者,她一年內看了超過300部犯罪、驚悚、懸疑、恐怖電影,同時,她從頭系統學習了編劇學。「我寫第一個劇本時,只用了一周的時間。但第二個本子用了三個月,醞釀了很久。」「玄真君」說,現在她已經在總結工作規律,第3個劇本剛剛完成,手裡就已有另外2個劇本大綱已經通過工作室的初評。

3個月實現盈利7日下午,記者來到成都市大業路同瑞國際大廈,發現除「嫌疑人X偵探社」外,樓里還有另外幾家主打「沉浸式體驗」的劇本殺、密室逃脫店。老闆「李七夜」一人守在店裡。他說,劇本殺店一般都在下午1點開始營業,工作日期間,下午時段很少有顧客光顧。

「劇本殺」了解下!寫一個劇本小賺10萬

去年,隨着新一季《明星大偵探》綜藝的播出,劇本殺迎來第一次爆髮式推廣,成為新經濟、夜間經濟的「新寵」之一。

日前,紅星新聞記者走訪了成都市內「嫌疑人X偵探社」「貓探長探案館」等劇本殺店,分別採訪了劇本殺店主、主持人和劇本作者,一探「謀殺之謎」產業。

部分場景展示「營業第2個月時實現了收支平衡,第3個月已經開始盈利。」「李七夜」預計,至少還需半年才能收回成本,但他已經在計劃開新店,引入新的搜證劇本。

創作劇本的又是哪路「神仙」?

透過「阿獃」的介紹,記者聯繫上了成都本地一位劇本作者「玄真君」。她本科學習法律專業,是一名熟知刑法學的「推理控」。

主持人周末常常一天需帶3場遊戲,「工作日和周末帶一場的提成有區別,但基本在80-100塊之間。」他說,自己還是對目前的狀況比較滿意。

2016年,一種名叫「劇本殺」的遊戲方式在國內悄然興起,其故事性、懸疑性、刺激性及自帶社交屬性吸引了大量年輕人。

實景搜證和取證劇本的投入差異巨大,「李七夜」介紹到,其中,引進一個搜證劇本需投入二十萬元左右,而一個取證劇本只需要花費幾百元購買一盒道具、劇本,因而也被稱為「盒本」。也正是因此,一家店裡的搜證劇本裝好后,基本不會再換新了。

正說著手機響了——是客人來了,黃雨田總結到,從一枚「真愛粉」轉換為從業者,身份雖然變了,但推理的魅力並不減退。「作為一名旁觀者觀察一局劇本殺按不同的形式發展,引導大家玩下去,也會產生快樂。」他說。

從去年開始全職創作后,「玄真君」陸續完成了3個劇本,其中《壹玖壹玖》是她較為滿意的一作。據了解,該本是「搜證」型劇本,通過工作室售出的標價為19190元,目前已經賣到了20多個城市的劇本殺店。「每賣出一套,我大概可能分到幾千元。」「玄真君」告訴記者,這樣的收入讓她可以一年只推出幾個劇本就養活自己,也有更多的時間去積累創作靈感和知識。

開劇本殺店需投入幾何?主持小哥哥、小姐姐月薪多少?

今年5月,在父母的支持下,他投資80萬元加盟了原在杭州的「嫌疑人X偵探社」,在成都開起這家劇本殺探案館。趁着沒有客人,「李七夜」一邊介紹着店裡的情況,一邊邀請記者走進一間「兇案現場」——劇本殺房間。只見房間里被布置成上世紀70年代的香港室內裝潢,中間的圓桌上還擺着擬真食物,一幅開席的景象。房間各處還有細小的物什,一旦遊戲開始,它們都有可能是重要的線索。

「推理控」全職創作劇本年啃300部以上犯罪、懸疑、驚悚電影

黃雨田他告訴記者,在成為劇本殺主持之前,他曾服過2年義務兵役,之後成為了一名軍訓教官。但在業餘時間里,黃雨田是個推理愛好者,喜歡邏輯性強、有挑戰性的懸疑故事。也是因此,當他了解到「劇本殺」,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去年年底,沉迷於「劇本殺」的黃雨田索性應聘成為了主持人,「純粹是出於自己興趣。」他說。

得益於原本影院的建築層高,館內很多房間都搭起兩層,或裝飾成西歐洋房風格,或裝修成民國風格……「阿獃」告訴記者,在成為這家店的老闆之前,她曾在成都電視台工作6年,同時開有影視公司。2014年左右她就接觸到了劇本殺,這種充滿畫面感、故事性的遊戲方式讓她着迷。

近日,紅星新聞記者見到了貓探長探案館老闆「阿獃」。她告訴記者,「劇本殺」是一種從英國起源的舶來遊戲,本名「謀殺之謎(murder mystery game)」,是真人扮演遊戲的一個分支。由於這種遊戲最早登陸於國內的桌游店,因而有了「劇本殺」這個接地氣的名字。

不過,劇本在工作室的監製下完成後,還要通過反覆的測試、修正,直到遊戲獲得試玩玩家的肯定,劇本作者懸着的心才能落下來。

玩家們坐在屋內討論遊戲劇情2016年開始播出的《明星大偵探》網綜開始讓這個遊戲走進大眾視野。2017年底,「阿獃」和另外4位朋友、合伙人決定開店,先後已投入200多萬元資金。「當時成都只有3家類似玩法的店。到我們裝完這家店,全市已經湧現出30多家了。」她說,現在館內可以容納3個實景搜證以及5個取證劇本殺同時開展,後續還將進一步擴建。

據了解,目前成都全市共有200多家劇本殺店,其中不少是由原來的桌游店同時經營或轉型而來。「阿獃」說,近1、2年劇本殺發展的趨勢應該是越發強調「沉浸式」體驗,玩家對服裝、道具、場景和劇情的要求進一步提高,需求更深的代入感。

「我是在去年10月第一次接觸到劇本殺。」老闆告訴記者,他剛剛從成都文理學院市場營銷專業畢業,此前,他也曾嘗試創辦網絡小說工作室,但是在玩過劇本殺並經過商業考察調研后,他決定開起這家店來。

投資80萬元建「搜證」型劇本殺店

5人合夥租下小影院建成西南最大劇本殺遊戲館成都市八寶街上,曾經有一棟「紅光影劇院」,承載着很多「老成都」的青春記憶。現今,這裏早已搖身一變,成了西南最大劇本殺遊戲館——貓探長探案館,成為新一代年輕人的遊玩寶地。

真愛粉轉從業者兵哥哥轉型劇本殺主持「本場遊戲的故事發生『五四運動』前後,那是一段動蕩的歲月,也是一段令人着迷的時代……」一位瘦高的男子身着長衫,用磁性的嗓音敘說著故事的背景,引導玩家進入狀態。他叫黃雨田,是貓探長探案館的一名主持人。

今日关键词:范思哲ins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