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水柜自治县-韦桂桥所在的广西都安瑶族自治县安兰村是一个大山深处极度贫困的村-新闻晚知道台词

  • 时间:

山姆克拉弗林离婚

在都安縣永安鎮安居村石落屯,有幾戶人家也正在建新房。多數村民早已經喬遷新居,從路邊幾座還未拆除的木頭房,還能看出這個屯過去的艱苦環境。

韋桂橋所在的廣西都安瑤族自治縣安蘭村是一個大山深處極度貧困的村,在石漠化地區炸山開路,建造成本非常高,一條6公里的道路修了好幾年。

在石落屯的一塊平地上,一個鋼筋架正在搭建,這是村裡準備建設的集中養殖點。「幫扶單位補助了3萬元,我們又動員村民集資,建好后每戶有將近14平方米的養殖面積。」村幹部蒙芳敏說,集中養殖既可以改善居住環境,也有利於擴大養殖規模、提升防疫水平。

克長鄉副鄉長熊俊永介紹,當地政府投資200多萬元建設集中引水工程,再過一個月即可完工,屆時后寨村家家戶戶都能喝上自來水。

廣西的極貧村大多位於石山地區,長期以來群眾用水主要依靠儲存山泉水和雨水的水櫃,存在枯水期缺水、水質無法得到有效保障等問題。

由於交通閉塞、缺水少地,外出務工是大多數極貧村勞動力的共同選擇。隨着基礎設施條件的改善,一些極貧村也開始謀划發展特色產業。

教育則是更多人的希望。隆林各族自治縣德峨鎮水井村龍嚇屯位於一個群山環繞中的小山弄中,石漠化嚴重,自然條件惡劣,但近些年20多戶人家卻走出了11名大學生。村支書羅文新之前是村小學的老師,每到假期都會召集學生們交流,鼓勵他們好好學習、走出大山,還想辦法設立了教育扶助金,幫助孩子們上學。

在隆林各族自治縣克長鄉后寨村丫口屯,汽車可以直接開到屯口,這條硬化水泥路去年修通。記者採訪時,29歲的貧困戶李阿良和妻子正在烈日之下搬運石頭,築新房的地基。「村裡通了路,又可以享受危房改造補助,我就馬上回來建新房了。」李阿良說,以前沒通水泥路,從鄉里買磚建房子,一車磚的運費和磚價差不多,現在通了水泥路,建房成本少了三分之一。

在廣西,極貧地區的脫貧攻堅已經進入關鍵階段。今年廣西專門出台政策,未來兩年將投入超過32億元資金,支持4個極度貧困縣、100個極度貧困村和10000戶以上極度貧困戶的脫貧攻堅工作,確保當地群眾與全廣西、全國人民同步實現小康。

受到羅文新的影響,屯裡好幾個已經畢業的大學生選擇了從事教師行業。「教育是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希望之所在,知識不僅能改變個人的命運,還能改變家庭甚至整個寨子的面貌。」羅文新說。

雖已立秋,但南國山區依然熱浪滾滾,韋桂橋正帶領村民打石頭修路,揮汗如雨。他說:「下個月終於可以通到村口了。」

在廣西,像安蘭村這樣的極度貧困村並不少。這些極貧村往往缺水、缺地、缺勞力,脫貧攻堅難度極大。廣西此前確定了100個極度貧困村,有的村貧困發生率甚至超過60%。

交通、人飲等基礎設施落後是不少極貧村的共同特點,補足這些短板成為近年來廣西各地政府的重要工作。

走進丫口屯,三種不同的設施反映了飲水條件正在發生的變化:最早的是露天水櫃,水面上有蟲蟻,有的還起了綠色泡沫,現在主要是禽畜飲用;目前大多數群眾用的是有蓋的密閉水櫃,通過膠管將水櫃里的水引到家裡;第三種就是已經鋪設完畢的自來水管。

就在去年,石落屯的村民還居住在舊木房裡,如今通過政府系列幫扶政策,一座座新房拔地而起,住宿環境寬敞明亮。

今日关键词:具惠善取关安宰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