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光还利用生产背光源的核心技术及设备-塞北新闻网-大学生新闻
点击关闭

手机生产-南极光还利用生产背光源的核心技术及设备-大学生新闻

  • 时间:

柏林电影节开幕

基於此,2017年8月,南極光收購了同一控制人旗下的廈門市貝能光電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貝能光電)100%股權,以擴大專顯背光源的研發與生產、滿足醫療產品及汽車顯示屏市場需求。不過,貝能光電的規模較小,2018年未經審計的總資產為2724萬元,2018年全年凈利潤為222.06萬元。

儘管意識到LCD行業前景迷茫,南極光仍欲擴張,此次IPO的重點募投項目便是LED背光源建設及研發,南極光計劃分別投入3.4億元及6440.97萬元。12月2日,《每日經濟新聞(博客,微博)》記者走訪位於深圳市寶安區沙井的南極光廠區,正碰上其搬遷收尾,南極光員工告訴記者,辦公室和部分廠區已經搬至松崗,產線將由36條增加至45條。也就是說,南極光的擴張行動已經開始。

在此背景下,11月1日,南極光提交了其首份招股書申報稿,擬發行不超過2960.64萬股,募集5.2億元資金投入至LED背光源生產基地建設項目、5G手機后蓋生產基地建設項目、LED背光源研發中心建設項目,以及補充流動資金。

南極光處於LCD產業鏈中游作為頭部企業,京東方在今年感受到的LCD「寒冬」,是整個產業鏈的縮影,南極光當然也不例外。

毛利率逐年下滑李亞琴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就三種面板顯示技術來說,「目前LCD量最大,市場規模最大,整個產業鏈也最強,並且我國在LCD產業處於一個很強的主導地位」。不過在此前很長一段時間里,LCD面板市場是由韓國、中國台灣以及日本廠商佔據主導地位,自2010年國產終端品牌逐漸崛起,中國大陸廠商開始發力提速,全球液晶面板產能持續從日本、韓國和中國台灣向中國大陸轉移,中國大陸廠商產能佔比持續上升。

記者當天趕到時,正遇上一輛小貨車停在南極光廠房門口,門口的保安告訴記者,南極光正將廠房搬至松崗,行政和後勤部已經全搬走了,大部分的生產線也已經遷移,沙井這邊只留下一棟,還有其他三棟的一層,少量產線還留在這裏。

據市場研究公司IHSMarkit最新預測,從2022年開始,全球企業對LCD面板的投資將變得更加謹慎,那些原本生產LCD相關設備的供應商將不得不改變其主要業務領域。

就南極光主營的手機背光源業務,受新技術的影響更為明顯。今年以來,三星、華為等手機品牌紛紛推出摺疊屏手機,受到消費者熱烈追捧。11月中旬,華為原價16999元的摺疊屏手機MateX,在二手市場上被炒至6萬元以上的高價。而這些新興的摺疊屏手機所用面板,正是OLED顯示技術。

而被京東方戰略性放棄的LCD屏,正是擬IPO的深圳市南極光電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南極光)所在產業鏈的下游,面對此行業前景,南極光董事長姜發明曾在2017年對他的復旦EMBA同學們說,OLED取代LCD的趨勢不可逆轉,核心產品背光模組將逐步被新技術淘汰。

除LCD外,目前商業領域廣泛應用的還有OLED(有機發光半導體)及LED(發光二極管)兩種。顧名思義,這兩種技術均為自發光,不需要額外光源提供亮度,這也是其與LCD最大的不同之處,同時也意味着,LED背光源產品與LCD產業完全綁定,在今年的LCD「寒冬」時刻,LED背光源也會受到波及。

轉型兩年仍「一條腿走路」南極光也在嘗試轉型。南極光認為,OLED雖然具有自發光、亮度高、對比度高等優勢,但也同時存在着生產加工良率、生產成本、使用壽命有待改善的問題,目前主要應用於部分高端手機中。而LCD顯示屏相較於OLED屏壽命更長且更穩定,更適合對產品壽命、環境適應性能和穩定性要求高的專業顯示領域,LCD將在較長時間內佔據專顯領域大部分市場份額。

鑒於南極光此前擁有行業領先的真空壓縮模技術,使其在5G后蓋的生產研發中處於優勢地位。南極光稱,其通過真空精密注塑一體成型、3D納米紋路設計、表面光學微結構加工技術或工藝,生產出品質穩定、表面硬度高的手機后蓋產品。不過,招股書申報稿顯示,這一技術於今年研發成功,目前開始小規模生產,收入金額較小。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了解到,基於5G的高速率要求,5G手機中的天線設計與4G手機大不相同,多數廠家採用MIMO(多輸入多輸出)技術,通過增加機身內的天線數量,實現5G信號的保障,而由於金屬對手機信號存在干擾甚至屏蔽的效果,5G手機后蓋去金屬化將成為大趨勢。

除研發銷售專顯背光源之外,南極光還利用生產背光源的核心技術及設備,研發了5G手機后蓋。

根據南極光招股書申報稿數據,近三年半時間里,其傳統的手機背光源業務佔總營收90%以上,專顯背光源及其他貢獻不足10%。今年上半年,手機背光源產品實現營業收入4.12億元,占公司整體營收的94.54%;專顯背光源及其他實現營業收入2382.59萬元,佔比5.46%。

每經記者任芷霓每經編輯張海妮在通信行業迎來5G變革之際,面板材料也進入了技術更替時代。

南極光處於LCD產業鏈中游,向上游購買光學膜材、FPC、LED燈珠、導光板等原材料,向下游的京東方、信利光電、合力泰(002217,股吧)等客戶銷售LED背光源,產品最終應用於智能手機、智能家居、車載、工控等領域。

核心產品將逐步被新技術淘汰12月2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走訪南極光位於深圳沙井的生產廠區,偌大的北方永發科技園內密集入駐了10餘家企業,南極光承包的四棟大樓則在入口最顯眼的位置。

南極光為何在行業逆風時啟動IPO並擴張產能?兩年時間里為何轉型成果未顯?《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致電南極光公開電話,其工作人員表示,董秘趙總不在,可以留下電話等趙總回復。記者也將採訪函發至南極光公開郵箱,但截至發稿未獲回復。

「那邊一層樓都比這邊一棟廠房大。」一位生產線經理在路過時補充道,「這邊廠子太小啦,現在公司擴產,兩千多個人還有貨品、物料都要拉到新廠區」。他稱,現在南極光的產線共有36條,在搬至新廠房后,產線能增至45條。也就是說,在IPO剛剛啟動時,南極光就已經開始了擴張行動。

群智諮詢總經理李亞琴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2019年LCD產業出現了明顯的產能過剩,其原因是面板的產出速度比需求的增長速度更快。「明年這個情況應該會好轉,因為現在也有很多面板廠在轉型,將原有的LCD產線關閉,人力物力轉移至OLED的生產上去,所以整個LCD的產能會大幅縮小。」李亞琴說。

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LCD行業也面臨著「價格戰」帶來的深度危害。例如行業龍頭京東方、華星光電等企業,在產品研發生產形勢一片大好的情況下,總是陷入凈利潤周期性下滑的「怪圈」。

南極光認為,通過IPO募集資金投資相關項目后,能夠擴大公司生產,充分實現固定成本分攤的規模優勢,生產自動化水平提高,降低生產成本等,同時主營業務及利潤規模將相應增長。

在客戶業績尚且不善的情況下,在充分競爭的上游背光源行業中,南極光的毛利率也逐年下滑。招股書申報稿顯示,南極光毛利率由2016年的21.15%降至今年上半年的18.54%。其中,2016年至今年上半年,收入佔比90%以上的手機背光源產品毛利率分別是21.36%、20.19%、19.55%及19.6%,同樣呈下滑趨勢;而貢獻剩餘不足10%收入的專顯背光源及其他產品毛利率波動較大,2016年毛利率為17.44%,2017年升至26.8%,2018年回落至18.74%,今年上半年毛利率則僅為0.34%。

南極光認為,2017年手機背光源產品毛利率下滑的原因是平均單位成本增幅高於平均單價增幅,而近兩年的平均單價與平均成本較上年增幅大致相當,毛利率維持相對穩定。專顯背光源及其他的毛利率波動較大,是因為其種類較多且單個訂單數量較小,產品的平均單價、平均成本受產品結構差異的影響較大。此外,今年上半年,南極光承接其子公司貝能光電背光源業務,在磨合過程中導致單位成本上升較快。

南極光並非沒有意識到行業大趨勢,董事長姜發明在2017年與其復旦EMBA同學交流時就說到,公司正處在轉型升級的路口,一個是同業競相進行資本化運作,另一個是OLED取代LCD的趨勢不可逆轉,核心產品背光模組將逐步被新技術淘汰。

LCD是一種屏幕顯示技術,俗稱液晶顯示屏,廣泛應用於智能手機、平板、筆記本、電視等領域,基於其自身不發光的產品特性,需要在屏幕下加一層LED背光源以達到發光效果。

由此可見,轉型兩年,南極光仍然在「一條腿走路」。

李亞琴認為:「OLED增長的趨勢會比較明顯地體現在移動市場,特別是手錶、手機這一塊。所以在這些小尺寸的移動應用上,整個LCD產業鏈將受到比較大的衝擊。」

近日,面板頭部企業京東方董事長陳炎順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今年LCD(液晶顯示屏)產業疲弱是京東方經歷過最強的「寒冬」,鑒於LCD未來發展性已不大,京東方將停止對LCD產線的投資,公司資源將更聚焦在OLED(有機發光半導體)及新興的MiniLED(發光二極管)和MicroLED等領域。

今日关键词:活塞买断莫里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