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金融租赁公司的承租人违约情况会不会好转-岳阳县新闻网-阿勒泰新闻
点击关闭

融资诉讼-2020年金融租赁公司的承租人违约情况会不会好转-阿勒泰新闻

  • 时间:

魁北克大型车祸

根據請求判令可知,原告租金約1.89億元、名義貨價431.71萬元、違約金62.735萬元(違約金按每日萬分之八暫計算至2019年8月26日,2019年8月27日起至實際清償日止的違約金按每日萬分之八另行計算),三項合計約1.9435億元;截至公告日,上述案件尚未開庭審理。

實際操作中,各類租賃公司的融資需求和融資能力不同,金融租賃槓桿大多能達到八九倍,內資和外資融資租賃槓桿一般在5倍左右。

梳理華融金融租賃在2019年涉及到的訴訟案可以看到,訴訟標的規模超20億元,涉及多家上市公司、國企等大型企業。

金融租賃公司該如何規避承租人違約所帶來的風險?前文所述從業者認為,「除了在貸前關注項目風險性之外,一定要注意自身槓桿率的使用情況。」

有金融租賃從業者告訴《中國經營報(博客,微博)》記者,「年內公司內部最重要的工作任務便是債權催收和處置不良資產。」

隨着訴訟案的增加,金融租賃公司會面臨一大批不良資產處置的情況。與此同時,記者也注意到,在阿里拍賣上,幾乎出現的大多數承租公司拍賣資產都會流拍。對於出現這種情況的原因,龍駒寨表示,「行業很艱難,大家首先要考慮的問題是自保活下去,之後再考慮收購資產。」

同時該從業者強調,「但如果遇到一些企業自身槓桿已經非常高,同時經營上出現了一些困難的情況下,考慮到今年整體經濟大環境,估計租賃公司最後只能走訴訟這條強制執行的路。」

無獨有偶,匯源果汁因未履行與民生金融租賃的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中被判定的給付義務,朱新禮收到限制消費令。

該訴訟僅是近期金融租賃公司遭遇違約事件的冰山一角。

截至記者發稿時,華融金融租賃方面未回復關於承租人租金違約的原因。

租賃資產處置困境前文所述租賃從業者表示,「出現不良資產不可怕,但是處置不良資產需要有好的心態,當斷則斷非常重要」。同時對方強調,「金融租賃公司出現不良資產後,都會面對一定損失,但只要控制好壞賬比率就可以保證公司正常運行」。

事實上,對於承租人違約后的租賃資產處置一直是業內較為關注的內容。

本報記者 郭建杭 北京報道曾多年保持快速增長的金融租賃,自2018年開始出現資產規模增長放緩的態勢。與此同時,承租人違約訴訟的數量、違約標的規模開始出現攀升。在2019年底,金融租賃行業中又出現一波承租人違約高峰。

11月11日,ST升達(002259.SZ)公布華融金融租賃訴榆林金源、米脂綠源、升達林業、陝西綠源、升達集團融資租賃合同糾紛一案的最新進展,該案涉及3.8億元標的,現已判決生效,正在執行中。

2020年金融租賃公司的承租人違約情況會不會好轉?龍駒寨認為,「目前許多已經出現的違約事件還沒有公開,明年好轉的可能性很低。對於金融租賃公司來說,明年大概率仍然是艱難的一年,只有當經濟回升后才會好轉。事實上,租賃公司目前也是謹慎經營不擴張規模,信審趨嚴寧可錯殺也不漏掉風險項目的。」

記者梳理金融租賃公司涉及到的訴訟案件發現,金融租賃公司在2018~2019年涉及訴訟數量和規模的增加非常顯著。如華融金融租賃2017年為99起訴訟,2018年為215起;民生金融租賃2017年為111起,2018年154起,2019年為256起,案由多是因承租人的租金違約。

承租人違約頻現根據ST猛獅公告,2018年1月華融金融租賃與湖北猛獅簽訂了《融資租賃合同》及相關補充合同,並由猛獅科技等五位被告承擔連帶責任保證擔保。因湖北猛獅未能依約支付租金,其他五位被告亦未按約承擔連帶保證責任,華融金融租賃提起訴訟。

行業人士觀點也認為,「融資租賃屬於長周期性業務,經濟繁榮時,企業產銷順暢,融資環境相對寬鬆,掩蓋了行業發展過快、政策隱患等風險;而到了經濟下行時,不少企業的經營指標惡化,但金融槓桿還在,存量債務到期的賠付壓力增大,誘發風險暴露。」

面對客戶違約,金融租賃公司該如何應對?前文所述租賃從業者告訴記者,「如果客戶所在行業需要加較高的槓桿才能實現擴張,那麼當政策出現變動時,租賃公司在客戶資金緊張的情況下強行行使權利,對租賃公司和客戶影響都不好。在客戶願意用更多擔保措施和徵信措施來進行增信的情況下,租賃公司可以考慮為客戶展期。」

作為資金密集型產業,租賃公司需要大量外部資金來支撐業務發展,這導致租賃行業的槓桿率一直比較高。按照監管規定,內、外資融資租賃和金融租賃的槓桿倍數上限分別為10倍、10倍和12.5倍。

同時,龍駒寨強調,「對於金融租賃公司遭遇的違約問題,還需要注意區分承租人是城投、國企、民企還是個人,承租主體不同,違約的具體原因不同。」

值得注意的是,在大型金租公司放緩的同時,部分小型金租公司開始快速擴張,西藏金租和浙銀金租總資產的增幅達到134.52%和114.78%。告別了2017年瘋狂擴張的金融租賃行業,自2018年起,資本擴張開始放緩,多家租賃公司出現總資產的負增長。2019年違約潮起、訴訟增加、不良處置愈發艱難。而2020年,或許可以期待的就是經濟回升了。

目前仍在破產重組中的丹東港集團,在近日公布的重整方案中,華融金融租賃申報債權2億元。

租賃行業資深從業者龍駒寨對記者表示,「導致金融租賃公司違約訴訟增加的原因有幾個方面,一是租賃業務總量增加,進而訴訟增加;二是經濟下行的現狀下,承租人還款能力減弱;三是去槓桿效應導致各種因素疊加,流動性吃緊。此外,還有承租人的還款意願、還款順序等原因。」

對於租賃公司來說,在風險暴露后,核銷不良資產會導致資產規模和凈利潤都降低;在2018年的財務數據中可見到資產規模和凈利潤未保持前幾年增長態勢。回顧2018年金融租賃公司的年報數據,可以看到,大型金租公司的資本擴張已相對放緩。同時,大部分金租公司的資產、凈利潤增幅也明顯小於往年。

錦州佐源糖業食品有限公司、大連新源華食品加工有限公司、庫倫旗佐源糖業有限公司等公司,曾在2019年下半年拍賣華融金融租賃的租賃資產,共涉及標的總價近2億元,但拍賣結果顯示全部流拍。

近日,ST猛獅(猛獅科技,002684.SZ)發佈新增訴訟事項公告稱,因全資子公司湖北猛獅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湖北猛獅」)未能依約支付租金,華融金融租賃向浙江省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向湖北猛獅以及猛獅科技等五名被告方提起訴訟,涉及訴訟標的共1.94億元。

今日关键词:红会公布捐赠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