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不戴口罩-临县新闻-北京交通新闻
点击关闭

一个公安局-还不戴口罩-北京交通新闻

  • 时间:

第40届全英音乐奖

平時大家都叫我一聲「沈當家」,這個特殊的時候,不找「當家的」,找誰呢?

公共交通中斷,車輛有限,確診病人隨時需要我們的援手。

短短的幾分鐘,知道彼此平安,已經足矣。

他們什麼時候能正常通行?不知道。

心裏沒有一點恐懼是假話1月30日,農曆正月初六,晴趙勇(武漢市公安局江岸區分局大智街派出所民警)

不找「當家的」,找誰呢?1月29日,農曆正月初五,多雲沈勝文 武漢市公安局江岸區分局百步亭派出所民警

但在春節前,我們突然接到緊急召回令,有點遺憾,但我們都覺得 「這場戰鬥,沒有缺席的理由!」

我還沒來得及到社區居委會去拜個年咧,這通電話一接我實在坐不住,火急火燎地沖現場去了。見到我,幾個麻將桌前的人居然還有點戀戀不捨,我真的想發火了,當場把麻將室的負責人找來,進行了勸誡,勒令關閉了麻將室。

接到防護服的醫生,非常感動,一次又一次道謝,停也停不住。而我分明看到,他們的眼裡已充滿血絲,明顯睡眠不足,一身疲倦。

我們在亞心醫院集合后,趕到了一個醫療物流園,領取了捐贈的上百套防護服,分送到了極度需求的市五醫院和社區醫院。

一個男人駕車載着妻子和岳父、岳母來到醫診門前。老兩口怕孩子們被傳染,非要他們在醫院外面等,小兩口不放心,站在車前目送着他們的背影,充滿擔憂,全然忘了自己的車佔了道。

大年初二,社區又有居民喊我:「有人放火了,老沈快去救火啊!」

大年三十,我們分別回到了自己的單位報到,留在武漢投入到與疫情的戰鬥之中。

今天是除夕,門診部滿滿當當。清晨7時不到,我就趕到了大隊,與其他同事一起測體溫,檢查口罩、護目鏡、測溫儀等防護裝備,一起做好準備工作。

寒冷的冬季,在疫情嚴峻的時刻,從我一個普通人身上,就能感受到,武漢不是孤島,我們背後有14億中國人!

0點50分,所里還是燈火通明的,隨時可能有警情進來,誰也不敢躺下閉一會眼。

忙完后,天已经快亮了。

同事們常說我是個「話癆」,平時只要發現違停車輛就會跟司機說個不停,抗擊疫情的戰場上,希望我這張「婆婆嘴」,能夠緩解一點他們的焦慮吧。

「爹爹,您把口罩戴好,自己保護好自己。」

就這樣,我倆毅然放棄了回老家舉辦婚宴的計劃。

大年初一,深夜11點,雨夾雪,冷得讓人打寒顫。

白髮一絲絲,噩夢休回首。灑淚何如戰地詩,看我三軍佑。

幫助轉運社區病人的是我們的任務,頻繁地接觸病人,心裏沒有一點恐懼那是假話。

塗運橋 武漢市公安局武昌區交通大隊民警

年前,看到武漢各家醫院發帖告急,大量短缺醫療護具求援捐贈,醫護人員即將暴露在疫情風險中,很揪心。

大過年的,誰不想和和氣氣,可疫情不容馬虎啊!

原本以為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但讓我沒有想到的是,八條路口上的車,竟然在一小時內全部回到市內。

「同志,醫院門口發熱病人出入多,前面靠邊停下來,保存體力,爸爸媽媽還需要你們的照顧啊!」我看得出,他們很緊張。青年夫妻一經提醒,馬上作了個抱歉的手勢,將車開走了。

城在我在1月24日 ,農曆臘月三十,多雲

今天早上9點鐘,中百倉儲超市的開門時間還沒到,居民就給我打來電話說,有上百人在排隊了。

他們用不眠不休的日日夜夜,守護着這座城,守護着這座城裡的人們——

「婆婆,莫光顧講話,戴好口罩。」

10點鐘,超市終於開門了,上前幫着超市工作人員一起為顧客測量體溫,秩序好,沒擁擠,這才叫人就放了心。

我心想,得趕緊過去,人多事兒就不會少。

除夕,我站了十二個小時1月24日 ,農曆臘月三十,多雲

大年三十,取消婚宴,回一線!1月28日,農曆正月初四,多雲劉矗 武漢市公安局特警支隊民警今天上午,玉萍和我視頻連線了。她剛剛在收費站卡點執勤了幾個小時,說自己被動凍得手腳冰涼,我很想去給她捂一捂,但我在城市的另一端,這裏疫情高危,我們馬上要開始巡邏備勤。

上午9時,上崗時間到了,也是高峰時段,醫院就診的人特別多,我注意到了一家四口。

夜半,我還不能睡,以防有突發意外事故。我在手機上和遠方的朋友應和了一首卜算子:

但我的電話一直在響,來自天南海北——北京、上海、重慶、太原、西安、大理、四川、新疆等全國二十多個省、市詩詞界同仁的平安問候,還有兒子軍校領導的慰問。

對我們來說,防控住疫情,就是我們最好的新婚賀禮!

责编:童芳、张阳

本文来源:海外网

今天,受命封城1月23日,農曆臘月廿九,多雲王禹 武漢東湖新技術開發區分局局長

我們願意逆行而上1月27日,農曆正月初三,多雲廖宗安,武漢市公安局漢陽區分局國博派出所副所長

正在這時,有朋友微信轉發求助,徵集志願者,我和葉泉二話不說就參加了。

除了醫務工作者,還有一群守城人,全員停休,全力投入到這場疫情防控阻擊戰中。

歷時4個小時,從市六醫院,到長豐街紫荊北社區、江漢唐家墩社區醫院、楊汊湖武漢市中心醫院……

瑣碎的事情反反覆復講,婆婆嘴,講多遍,好像還是差一遍。

我們不知道,他們也不知道。他們當中,有急於回家的外地人,有拖家帶口的旅遊者,有家就在眼前,望見而無法通過的鄂州老鄉,有的已經開到了收費站的入口……但面臨封堵,他們沒有一個扯皮。

希望他們今天也能一夜平安,為了他們,我們願意逆行而上。

不必灑淚,悲壯給予我們力量。我在城在,相信我們一定會勝利。

原來,一名70歲的精神障礙患者發了病,兩個女兒被隔離不便來看管,這個老人就把自己關在家裡縱火。

電話接頻頻,但問平安否?縱使封城不計情,除夕仍堅守。

今年1月9日,我們終於領證了。按照老家恩施的習俗,新人過年要回老家「認親」,宴請親朋,我們的父母都已經籌備妥當。

安頓好病人,看着他們被推進隔離病區,懸着的心才放下。這時,我們的工作才完成了一半,回來后,我們給自己和車輛全面消殺,保護好自己,才能更好的保護群眾。

醫護工作者眼裡流露出的意外和驚喜,給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象,他們道謝的表情,在我腦海里久久揮之不去。完成最後一批運送后,已是凌晨2點半。

晚7時,路面上寒風習習,天空中雨點時大時小。我站在雨里,直到晚9點,車輛少了,站了12小時的我,才收隊回辦公室。

謝萬傑 武漢市公安局江漢區交通大隊民警

大年初一,有個居民的拜年電話是舉報電話:「這個時候社區還有人把麻將室開起,還不戴口罩,你管不管?」

相對前幾天,今天真的算是平靜的一個上午。

誰去?我們還沒有回過神來,副所長已經套上了厚厚的防護服走了出去。他帶着我們,將3名新冠肺炎病人送到市八醫治療。防護服里的時間似乎過得比外面要慢很多,費很大力氣卻像在做慢動作……

「叮鈴鈴!」突然,電話聲驟響,是街道打來的求助電話,3名轄區群眾發病急需救治。

我來不及想什麼,飛快地跑到這個事主屋裡去撲火。

我倆的愛情,萌生於湖北警官學院的校園內,都是恩施人,在同學眼中,非常般配。2018年畢業后,玉萍被分到了東西湖區分局走馬嶺派出所,我則成為了武漢特警的一員。

那是因為,不論他們,還是我們,心裏只有一個想法——願武漢,美好如初!

除夕,我值夜班。街上的車輛寥寥,與往年相比,冷清了不少。

今天,受命封城。武漢東新區8條通往市外的高速公路,需要在一小時內全部封閉。

大年初二,下班后剛到家,群里再次通知,晚上又會到一批防護服。我和葉泉馬不停蹄趕到接貨點,領取了280餘套防護服。

今日关键词:上海北欧式领口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