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施工作业-地下隧道施工需要用盾构机掘进作业-榆次新闻网

  • 时间:

具惠善安宰贤离婚

走進隧道,一股涼意襲來,甚至還有一些微冷,記者隨身攜帶的溫度計顯示隧道入口處溫度僅22℃,和戶外簡直「冰火兩重天」。

但強度下降並不意味着輕鬆。「光在隧道內待上12個小時,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由於濕度實在太大,盾構機兩側某些發熱量比較高的部件處,工人們甚至會把濕透的衣服脫下來,烘乾后再穿回去。有的工人出汗量大,就特意多帶一件衣服進隧道。工程部每天採購冰塊,通過軌道運輸車拉進來,讓工人們時不時敲一塊拿着降溫。

事實上,無需李傳飛多做解釋,等走到隧道內作業面時,記者已是一身汗。這一段路,僅僅是魏文傑和工友們每天上班的「熱身」。

隧道入口距離地面十多米,差不多有三四層樓高。驕陽似火,溫度計顯示超過35℃,戶外幾乎沒有工人,工作時間被安排在傍晚到夜間。而魏文傑所在的隧道施工時間是兩班倒,24小時連軸轉,絲毫不受日晒影響。

正在掘進的作業面,就是魏文傑和同事們戰鬥的地方。

李傳飛沒有做聲,只是對記者笑了笑,示意繼續往前走。

到隧道作業面幹活前,先暴走2.8公里

12小時待在「桑拿房」里,最熱的地方能烘乾衣服

陳德金

這段3.1公里長的隧道,目前已經推進到2.8公里處。工作人員介紹,這幾天盾構機即將下穿正在運營的杭州地鐵一號線,兩條隧道最近的地方僅相距6米。因為要多獲取一些參數,同時又為了不影響地鐵正常運行,推進的速度沒有平時那麼快,魏文傑和工友們的工作強度也有所下降。

步行了40多分鐘,記者終於來到了正在掘進的作業面。

「光是擰螺栓,每天就有上百顆。」魏文傑一邊向記者解釋,一邊用手抹去滿臉的汗。

施工中的隧道深不見盡頭,中間鋪設了簡易軌道,用於行駛運輸軌道車,另一旁架設了簡易棧道,用於工人步行。「從入口到作業面,目前長度是2.8公里,軌道車只能運載施工材料,你要徒步進去。」李傳飛告訴記者,越往裡走,越覺得熱。

這怎麼可能是高溫作業?剛「入坑」的記者,向技術員李傳飛提了這個問題。

「前面剛剛掘進好一段,現在盾構機還沒有動起來,要不然這地方得有40度。」見到魏文傑時,他和工友們剛結束了一輪鋪裝,拿着一塊冰塊在左右手之間來回擺弄,為自己降溫。

地下隧道施工需要用盾構機掘進作業,但並不意味就不需要「人力作業」。

魏文傑從事這份工作已有4年多。早前他都在地面上幹活,夏天太陽暴晒,有時熱得受不了。「後來我聽說地下隧道施工招人,想應該比上面涼快吧?」來了之後才發現自己想錯了。

和隧道入口相比,這裏完全沒有涼爽的感覺,取而代之的是一種令人窒息的悶熱感。溫度計顯示超過34℃,相對濕度甚至達到93%。人還沒動彈,身上就一身汗,時間稍久就覺得胸悶。「隧道長,通風管只有一根,難免會這樣。」

在隧道里施工是什麼感受?

魏文傑所在的中鐵四局杭海城際鐵路項目部一標段,負責杭海城際鐵路餘杭高鐵站至許村站區間3.1公里的地下隧道施工任務。

每一條隧道建成通車時,都是建設者最自豪的時刻。魏文傑說,自己也期待着杭海城際鐵路通車的那天,坐上列車行駛在自己建設的路上,去海寧皮革城逛逛,給父母挑些皮衣皮具,也算是常年離家的彌補吧。

魏文傑笑說,由於水分流失很多,他們一組十來個人,每個班次光喝水都要喝掉兩個7.5升的大桶。「和桑拿房真的沒區別。」

盾構機雖然大量採用了機械化作業,但在挖掘開的土層上鋪設拼裝預製管片,還是需要人工來完成。「這些預製混凝土管片是隧道施工的主要裝配構件,是隧道的最內層屏障,承擔著抵抗土層、地下水的壓力,並起到一些特殊荷載作用,它們連接成一環,就是一道支撐起隧道的『內膽』。」每推進一環,魏文傑和工友們就要將預製管片吊運到預定位置,並進行拼裝,拼裝一環差不多要花費20到40分鐘,如此循環反覆。

「開始吧!」魏文傑拿起了手中的注漿管,在隧道管壁上注漿。眼前開動的盾構機隆隆作響,即使在耳邊對話,也很難聽清楚說的內容。

下午5點,27歲的魏文傑已經在陰暗潮濕的隧道里工作了整整11個小時。還要再過一小時,他才能「重見天日」。

濕度93%的作業面上一站就是12小時最熱的地方能烘乾衣服

今日关键词:男子扫码不付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