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家庭消费-但学生资助工作的力度仍需不断加强-佛山三水新闻

  • 时间:

国米签下卢卡库

一段時間以來,貧困生認定成了一項敏感工作,可謂動輒得咎。一方面,為了開展貧困生認定,採取讓候選人當眾訴苦、比困的做法,傷害着家境貧寒學生的尊嚴,違背教育應有的人文關懷;另一方面,過度強調「證明」,反而讓貧困生認定工作失之於簡單粗暴——個別事實上家境優越的學生,通過一張證明獲得貧困生身份,在學校里享受各類幫扶待遇,而真正需要幫扶的學生,可能因為無法獲得證明而失去受資助機會。

貧困是一種生活狀態,而不是簡單的賬面數字。現實中,有的「貧困生」大手大腳地消費,生活水準在一般學生之上,顯然不符合貧困生應有的生活面貌。近年來,一些高校嘗試將學生在校消費情況與資助貧困學生挂鉤,取得了不小的成效。例如,中國礦業大學通過監控學生在食堂用餐消費情況,篩選出平均消費較低的學生,直接往其校園卡內打入資助。這種「大數據」的操作方法,既維護了貧困學生的尊嚴,又起到了精準幫助的效果。

安徽省提出用學生本人或監護人書面承諾替代原有的證明,難免有人質疑此舉有點草率,誰能保證利益攸關的他們作出的證明真實可信呢?但是,由幫扶對象作書面承諾,恰恰是要求他們用自己的信譽作保。對於那些作虛假書面承諾的學生,一旦發現以後,不妨也視之為「失信人」,讓社會信用體系發揮強大的約束力。

俗話說,人窮志不窮。在任何一個國民教育體系完善的國家,對有需要的學生提供資助,都是保障教育公平的題中應有之義。在未來,「貧困生」作為一個情感指向特徵顯著的表達,或許會漸漸退出歷史舞台,但學生資助工作的力度仍需不斷加強,其精準性也要繼續提升。

安徽省近日出台《安徽省家庭經濟困難學生認定工作實施辦法》,提出要尊重和保護學生隱私,嚴禁讓學生當眾訴苦、互相比困。此外,該辦法還取消了學生申請資助時需由家庭所在地鄉、鎮或街道民政部門對學生家庭經濟情況予以證明的環節,改為學生本人或監護人書面承諾。

實際上,過去開展貧困生認定工作的思路,是一種前置性審核。各種各樣的證明、公示看似嚴謹,但一旦程序出現漏洞,一次造假就可以長期享受貧困生待遇。有些時候,有的學生原本家庭條件尚可,但遭遇意外的突發性打擊,也應當被納入資助幫扶範圍。只有把貧困生認定視為一個動態的過程,在日常教育工作中開展貧困生工作,才能避免渾水摸魚,也減少「漏網之魚」。貧困生認定工作原則上每學年進行一次,就是這種動態認定的體現。

當然,不需要證明、不搞比窮,並不意味着對貧困生認定「放水」。為阻止少數人渾水摸魚,貧困生認定工作需要進一步提高精細化水平,對合理需求絕不吝嗇,也絕不亂花一分資助資金。

今日关键词:苏州商业街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