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14家人-王太友:我们在等法院给我们一个公正的判决-克拉玛依新闻

  • 时间:

中国医师节

紅星新聞:你們在等什麼呢?王太友:我們在等法院給我們一個公正的判決。陳嵐在網絡上給我們家庭造成的精神上和物質上的傷害,我們要通過法院,還我們一個清白和公道。

↑王太友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

此外,王太友表示,鳳雅的母親楊美芹因為鳳雅事件的影響患上了重度抑鬱症,至今仍靠藥物治療,「我們家人還將提出一項新的訴訟,要求陳嵐承擔楊美芹後續的治療費用。」

紅星新聞:你有什麼想對鳳雅說的話嗎?

紅星新聞:世俗的眼光看來,你們的實力、水平有懸殊。會不會擔心?

王太友:我堅信正義終究會戰勝邪惡。我相信當今社會,法律是公正的。我們維護作為一個人的尊嚴,哪怕再難,也要維權到底。

王太友:我的兒媳婦患上了抑鬱症。兩個年紀大點的孫女,在學校里受到同學們的言語傷害。去年,政府人員、公安機關一波又一波來調查,記者來了一波又一波,直到現在,兩個孫女一聽到警車響、一聽到人聲喧嘩,就要趕緊趕回家了,要看看她們媽媽是不是真的「被警方帶走了」。

↑王鳳雅生前與母親合影此前紅星新聞報道,王鳳雅家人的訴訟請求包括:判令被告陳嵐在河南、上海等多家報紙公開向原告賠禮道歉、消除影響、恢複名譽;在其實名微博上公開置頂道歉聲明,並且置頂不少於兩個月時間;賠償原告經濟損失8萬元、醫療損失3130元、精神損失費5萬元等。

↑凤雅妈妈杨美芹(图据中国青年报)

紅星新聞:你想問她什麼?王太友:我想問她,你對真相了解多少?我們見過面沒有?對於我孫女的病情,你只是聽了片面之詞,就在自己的想象中,隨意捏造、辱罵、陷害、誹謗,你的根據在哪裡?

紅星新聞:這一次過來上海就是為了起訴陳嵐名譽侵權的案子?

王太友:很重要。人活在世上一生,名譽是比較重要的。如果一個人活得沒有一點尊嚴,那是生不如死。家人也都是和我一樣的想法。

紅星新聞:通過起訴陳嵐,能給這個家庭帶來什麼變化嗎?

本文来源:红星新闻

王太友:我們接到法院的傳票,案子要開庭了,所以就過來了。我們等了一年多的事情,終於要有一個結果了。

王太友:是第一次見面,我要當面問一下陳嵐。

8月13日上午,河南已逝眼癌女童王鳳雅的祖父母、母親來到了上海。8月14日上午9時,王鳳雅一家起訴陳嵐侵犯名譽權一案,將在上海市閔行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

紅星新聞:8月14日庭審,是你和陳嵐的第一次見面?

王太友:沒有,我太疲勞了,從8月12日到現在,一直沒有休息。

王太友:有這個打算。等到勝訴那一天,哪怕是花上千兒八百,請一個最小的戲班,我也會站在舞台上,高聲地告訴全村人,我們這一家是清白的。

王鳳雅爺爺王太友接受紅星新聞記者採訪時說,去年4月鳳雅病重時,陳嵐在微博上質疑王家人騙捐、籌集善款並未用於治療鳳雅,懷疑其父母惡意斷絕孩子飲食,給一家人造成名譽、精神和經濟上的嚴重傷害,如今,案件開庭在即,「一年多了,這件事終於要有個了結了。」

王太友:最起碼從心靈上會有一個安慰。通過事實、通過法院的判決,還我們清白之後,我們會和原來一樣,清清白白做人。現在,村裡還有人對我們家冷言冷語。

以下是紅星新聞與王太友的對話:紅星新聞:你們一家人是什麼時候到的上海?

↑王太友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

紅星新聞:你還有什麼需要補充的話沒有?

紅星新聞:家庭經濟狀況仍然不是很好?

王太友:8月12日下午5點,從鎮上坐大巴出發,8月13日早上7點左右到了上海,一共坐了14個小時。坐大巴是為了省錢,每個人160塊錢。如果坐火車,要輾轉幾趟,每個人要200多塊錢。

王太友:想過。但是我認為,當今社會,不會允許有人披着慈善的外衣,對一個家庭造成這樣的傷害。真相總會水落石出的。如果一審的判決不利,我們也一定會繼續上訴。

紅星新聞:有沒有想過官司如果沒有打贏呢?

紅星新聞:這個清白和公道,對你們有那麼重要嗎?

紅星新聞:在你看來,去年陳嵐等人在網絡上的言論,對你們一家造成什麼具體的傷害?

紅星新聞:去年年底採訪你的時候,你曾說過,等案件勝訴后,會邀請戲班、召集村民,向全村人宣告家人的清白。

王太友:不是很好。去年全家人都在處理鳳雅的事情,地里農活都做不了,顆粒無收;今年收成好了一點,還要還債,還要養家糊口。經濟上,能省一點就省一點。

王太友:有。我想對鳳雅說,你在高燒不退的情況下,頑強地多活了很多天,幫家人澄清了「虐待致死」的謠言,你是一個爭氣的孫女。等造謠者受到法律的制裁后,會到鳳雅的墳前對她說,鳳雅,你安息吧。

今日关键词:中国医师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