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支教老师-不少“高三后”的这个暑假过得并不轻松-新闻的概念

  • 时间:

小海绵接机baby

起初,他們所在高中的老師擔心安全問題,並不支持她。進行支教需要介紹信,支教團隊沒有介紹信,王嬌辦便天天往老師的辦公室跑,通過微信、電話向老師表達訴求,高中老師終於同意和馴樂中心小學溝通,給他們出具介紹信。

8月7日6時40分。陽光剛灑進這個不到5平方米的房間,18歲的范興松一骨碌爬起來,洗漱完畢抓起外套就往外跑,他得趕到業主家去打掃衛生。

和范興松不同,葉語(化名)是從小在蜜罐里長大的「白富美」,她家在昆明西山別墅區有兩套房子,從小到大她用的手機都是蘋果最新款,父母對她幾乎是有求必應。

高考結束后,葉語突然跟父母提出,想要出去鍛煉做兼職,「當時就想着自己都念大學了,不想繼續啃老,賺點零花錢開學可以買『復聯』的周邊。」

第一天去親戚介紹的酒樓,葉語什麼都不會。師傅教她製作山楂糯米球,在冒着白霧的蒸桶里,師傅一手抓起半個手掌大小的糯米球,麻利地揉捏成型。她跟着照做,可手剛握住一團滾燙的糯米,她猝不及防地大叫了一聲,將糯米撒到了地上。師傅抬起頭瞅了她一眼,沒說話。葉語只能咬着牙,再次捏起一小團糯米,試圖追上師傅的節奏。

從南寧市要先坐近5個小時的大巴到達巴馬縣三聯鄉,之後還要走近40分鐘的石子路,才能到達三聯小學。

小學2年級時,王嬌辦所在班級里來了一群支教大學生,短短10多天的相處,在她心裏留下了不可磨滅的記憶。

每天,范興松早上7時出發,去業主家打掃衛生,洗地板、擦玻璃、清洗地毯……做家政需要到處跑,也沒有固定的上班時間,有時候要到深夜十一二點才能下班。

「現在不多嘗試一下,將來回想起自己的青春也會覺得遺憾。」葉語說。

通過義賣和向當地的文博書城申請贊助,王嬌辦和同學籌集到了3000元,加上共青團河池市委向他們資助的3000元,足以支持愛芽支教團開展2019年暑期支教活動。

實習生 朱倩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謝洋 來源:中國青年報

支教活動的經費是擺在王嬌辦和支教團成員面前的另一道難題,他們不想伸手找家裡要錢,便想到利用義賣、捐款和拉贊助的形式籌集資金。儘管高三課業緊張,可每逢周末放假,王嬌辦和同學便結伴到縣裡人流量最大的白馬步行街進行義賣籌款。這群年輕人也時常遭到拒絕和質疑,但他們沒有放棄。

接到錄取通知書後,范興松按提示申請了國家助學貸款。學費解決了,生活費卻成為擺在他面前的一道難題。為了給母親分憂,高考結束的第三天他便來到昆明。在昆明市北市區一處家政公司找了份短期工,那裡還可以包吃包住。

在沒有老師帶隊、沒有家長幫忙的情況下,21個高三剛畢業的學生憑藉自己的努力,成功實現了到馴樂鄉中心小學支教的計劃。對於這群從小沒吃過什麼苦的縣城孩子來說,他們在這所農村學校要面對沒有網絡信號、蚊蟲叮咬、自己動手做飯、偶爾停電等種種困難。但10天的支教,團隊中沒有一個人抱怨,大家遇到了問題都會商量着解決。

好好的假期非要「自討苦吃」《00后畫像報告》調查發現,一些00后具備了強烈的公益意識,有15.6%的受訪00后希望未來「投身公益,幫扶他人」,王嬌辦和雷風媚便是其中的兩位。

和住宿環境的艱苦相比,家訪是讓雷風媚更害怕的事情。三聯鄉沒有完全通上水泥路,從學校走出去后的一公里全為石子路,格外硌腳,從小在城市裡生活的雷風媚沒有走過那麼多的石子路,每次外出家訪后她都筋疲力盡,姐姐每次看到妹妹腿上的淤青也勸她不要再走山路了,待在學校為學生上課就好。但每次家訪,雷風媚依然堅持同行。

不願繼續啃老的18歲在很多人眼中,剛剛參加完高考的這屆00後生活條件優越,從小養尊處優,但記者在採訪中發現,不少「高三后」的這個暑假過得並不輕鬆,他們用點滴的拼搏和奮鬥迎接自己即將跨入新校園的「成人禮」。

朋友得知雷風媚去支教后,覺得她有些自討苦吃,好好的假期,非要跟着去支教,但雷風媚並不在意這些看法,她覺得自己去做內心想做的事情即可。

共青團河池市委書記張秋文從2004年開始參与志願公益服務,在他看來,和80后、90后相比,00后的家庭條件普遍較好,沒有太多的外部經濟壓力,參与公益活動的動力更單純、積極性更高。

在平時組織公益活動時,張秋文感覺到00后的自我意識更為突出,80后、90后參与志願服務大都通過組織渠道參与,而00后更願意根據自己的想法,獨立地組織參与公益活動。在服務過程中遇到問題時,80后、90后喜歡通過傳統方法,比如請教師兄前輩以往的解決辦法,但00后首先想到的是網絡,他們接受新事物,掌握新方法的能力更強。

范興松是雲南省曲靖市會澤縣的高三畢業生,今年高考他考了576分,超出雲南省一本線30多分。

范興松的母親用一輛三輪車撐起了整個家的希望,她每天將地里採摘的蔬菜和自己做的豆花運到市集上賣,常常是深夜一兩點才睡,凌晨四五點就起床為出街做準備。

今年9月,雷風媚即將進入廣西大學就讀,這個暑假,她跟隨姐姐所在的廣西大學某支教團前往河池市巴馬縣支教。雷風媚此前纏着擔任隊長的姐姐,央求了半個多月,支教團才破例讓她隨隊。

「他們好像天上的星星,我們在地上望着他們。」

高三畢業后,暑假時間較長,正好為愛芽支教團提供了下鄉支教的契機。王嬌辦也想成為一顆「星星」,去為貧困地區的孩子帶去知識和歡樂。短短10天的支教,王嬌辦所在的愛芽支教團準備了整整一年。

他們的「高三后」暑期在人們的印象中,剛經歷完壓力山大高考的學子,聚會狂歡、熬夜打遊戲追劇、天天睡到10點起床,好像是理所當然的事,但記者在採訪中發現,這一屆以00後為主體的「高三后」,暑期生活更為豐富,個人選擇也更趨多元。

每天要站近10個小時,晚上回家葉語都要用熱水泡腳,暑期兼職儘管辛苦,也讓她收穫了從前在學校沒學到的東西:耐心、細心與毅力。

第二天,葉語半個手掌都紅腫了,她拿筷子都成了問題。但很快,她學到了新方法,捏糯米時手上先套上兩層塑料袋,可以隔離大部分熱量。

王嬌辦是廣西壯族自治區河池市環江毛南族自治縣的高三畢業生,9月即將前往北京中醫藥大學就讀。

高一那年,范興松遠在浙江打工的父親被高處落下的水泥磚砸傷了腳,落下殘疾后再也無法工作。父親住院的花費和後續治療的藥費幾乎掏空了這個家,還欠下了許多外債。

一個月的工資,加上老闆額外的補貼,范興松一共掙到了2000元。除去生活上的開支,他手上還剩下1400元。8月中旬,他入選雲南省「陽光助學」名單,資助方每年向他們發放5000元,接下來的4年,他的學費與生活費暫時得到解決。之後,范興松決定回到家裡幫母親幹些農活,準備9月開學。

慢慢地,葉語學會的面點越來越多,驢打滾、涼糕、韭菜盒子等,15分鐘她便可以完成一道菜。

2018年5月,由全國學聯秘書處指導,中國青年報社與騰訊QQ聯合發佈的QQ用戶《00后畫像報告》顯示,對於成功靠什麼的原因調查中,89.4%的00后首選「奮鬥」,大幅高於「機遇」(62.0%)、「天賦」(50.3%)、「親友」(15.3%)等。

一個月時間,葉語兼職掙到了4000多元。可拿到人生第一筆工資時,她改變了想法,她不打算拿這筆錢去買東西,而是選擇存下來,「時刻提醒自己掙每一分錢都是不容易的」。

今日关键词:住房贷款利率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