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一个黑水-杨永刚已在垃圾分拣线上工作了两年-泾川新闻

  • 时间:

黄之锋被捕

戴着口罩,記者跟隨楊永剛走上流水線,運送垃圾的皮帶旁已有幾個分揀員,將各式各色的垃圾袋打開,倒出裏面的垃圾。

有人會問,為什麼後端的垃圾分揀不能全部用機器來做?對此,實驗基地的負責人表示「不要想象得太美好了」。目前確實有自動化程度更高的處理基地,但大範圍地推廣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最有效最重要的方式,還是要喚醒人們在前端的垃圾分類意識。

楊永剛說,從前垃圾都是混在一起填埋,填埋場壓力很大,尤其是餐廚垃圾,讓填埋場附近都臭氣熏天。

近30℃氣溫下分揀可利用垃圾

一天分揀上百噸垃圾 廚餘可「養」蟲

楊永剛的樸實讓人動容。通過這次體驗,記者親身體會到垃圾分類的重要性,平時我們隨手混合扔掉的垃圾,在後端會給工人帶來巨大的工作量。

在楊永剛的指導下,記者拆開一個黑色垃圾袋,將裏面的垃圾倒在皮帶上,主要是剩飯剩菜。正準備打開另一個垃圾袋時,楊永剛阻止,並伸手把剩飯剩菜收到一邊的垃圾桶里,然後又很快揀出一個塑料瓶子和一個紙盒,分別扔在了另外兩個垃圾桶中。

「早就習慣了這個工作。」楊永剛已在垃圾分揀線上工作了兩年,每天三班倒,每班有10個人左右。

「實在要說的,就是希望大家能夠做到乾濕垃圾分開扔,可以給我們減輕一些工作量。」楊永剛說,特別是建築垃圾不要混在一起,因為建築垃圾塊頭大、難處理,很容易損壞機器。

小小黑水虻一天吃掉60多噸廚餘

翁源市住建局相關負責人介紹,從2018年開始,翁源縣6個鄉鎮被挑選為韶關市垃圾分類示範鎮,並劃撥專項資金進行支持,其中通過黑水虻養殖基地處理餐廚垃圾,使縣生活垃圾每天進場填埋量已由當初的200多噸降至現在的約110多噸,生活垃圾分類減量基本達到50%。

垃圾分類是近段時間的熱門話題,大家都關注前端的垃圾分類投放,卻很少有人知道垃圾在後端是如何處理的,甚至有人質疑「前端分了類,後端又混合處理」。真的是這樣嗎?帶着這些問題,記者來到韶關市翁源縣實驗基地,親身體驗不為人熟知的後端垃圾分揀工作。

當時氣溫將近30℃,垃圾袋拆開后,立馬散發出一股刺鼻的臭味,記者頓時感到一陣噁心。

「楊師傅,你覺得這工作辛苦嗎?」記者問到。雖然實驗基地噴了除臭劑,但在運送垃圾的履帶上,臭味仍讓人難以忍受。

「太難了,這味道受不了啊!」

「學,豁出去了。」稍作調整,記者接過楊永剛遞過來的手套。

記者體驗韶關翁源後端垃圾分揀

「是,一般人剛到都受不了,戴上口罩好些。」垃圾分揀員楊永剛笑着說。

過道兩旁重疊堆放的藍色塑料箱子里,裝滿了正在啃食垃圾的黑水虻。扈小剛說,分揀出來的廚餘垃圾經過發酵、打碎等處理后成為飼料,黑水虻一天大概可以吃掉60多噸,「黑水虻吃垃圾長大后,可以用於畜禽養殖,營養很高;它的排泄物又可以作為有機肥,這樣實現循環。」

楊永剛扶了扶戴在頭上的帽子,習慣性地笑着說:「習慣了,不苦」。他是貴州人,來廣東后一直從事保潔工作,「辛苦的工作總要有人來做,我也不怕臟,要養活家裡,也要幫助縣裡減少一些垃圾。」

「現在基本上一天要分揀出100多噸垃圾。」楊永剛說,垃圾分類的目的是實現垃圾的減量,在前端沒有完全做到分類投放時,就需要後端分揀出可以再利用的垃圾,最後剩下處理不了的才運到填埋場。

這段對話發生在廣東惜福翁源生活垃圾資源化利用試驗基地(以下簡稱「試驗基地」)的垃圾分揀線上。

經過分揀體驗,記者了解到,讓人噁心難耐的主要是餐廚垃圾。而且,根據現場觀察,分揀出來量最大的也是廚餘垃圾。這些廚餘垃圾怎麼處理?

前端做好分類能大幅減輕後端分揀壓力

    

「這些廚餘垃圾都用來養蟲子了。」在實驗基地負責人扈小剛的帶領下,記者來到黑水虻養殖場。

南方日報記者 張子俊 李赫

「還學嗎?」楊永剛輕拍着記者的背說。

楊永剛說,拆開垃圾袋的目的是把混雜的垃圾分開。「現在縣城在推廣垃圾分類,但養成習慣需要時間,有些人還是會把垃圾混在一起扔,所以我們還要再分揀。」楊永剛說話間,又從流水線上揀出一個透明玻璃瓶。

記者跟隨分揀員楊永剛學習垃圾分揀。南方日報記者 李赫 攝

今日关键词:男篮队员齐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