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克相关文章

那么狄耐克2018年、2019年1~3月含税总营收大约为5.21亿元和7866.43万元(实际上

2018年、2019年1~3月,狄耐克营业收入分别为4.57亿元和6929.46万元,其中,国内营收分别为4.05亿元和5856.04万元,若考虑到国内增值税率16%的影响,那么狄耐克2018年、2019年1~3月含税总营收大约为5.21亿元和7866.43万元(实际上,2018年1~4月国内增值税率为17%,所以2018年实际含税营收可能比推算的金额还要高)。  依据狄耐克2018年、2019年1~3月的合并现金流量表数据,与当期销售相关的“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3.84亿元和8653.64万元,此外,2018年、2019年1~3月公司新增预收款分别为47.44万元和212.7万元,对冲同期与现金收入相关的预收款项影响,则与2018年、2019年1~3月营收相关的现金流入了3.83亿元和8440.94万元。  将这两年的含税营收与现金收入数据勾稽,则2018年、2019年1~3月含税营收比现金收入分别多出1.38亿元和-574.51万元。理论上,2018年的应收款项应该新增1.38亿元,2019年1~3月则应该减少574.51万元。  可事实上,在这两年的资产负债表中,狄耐克的应收账款(包含坏账准备)、应收票据期末金额合计分别为2.77亿元、2.23亿元,相比期初相同项合计数据,2018年仅增加了1.04亿元,而2019年1-3月则减少了5352万元。这一结果显然与理论上应该增加或减少的金额根本不同,其中,2018年有3371.74万元的营收没有相应数据支撑,而2019年1~3月的债权平白无故多减少了4777.81万元。那么,导致这两期数据异常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采购数据存异常  除了营收方面数据有异常外,狄耐克的采购数据同样存在疑点。  在招股说明书中,狄耐克披露了向前五名供应商的采购情况,2018年至2019年1-3月分别为6718.81万元和1668.2万元,占总采购金额比例分别为28.03%和34.91%。由此推算,2018年和2019年1~3月采购总额分别为2.4亿元和4778.57万元。  若考虑到增值税率为16%(实际上2018年1~4个月增值税率为17%,实际上的含税采购总额也许比推算金额要高),那么2018年、2019年1~3月含税采购总额分别为2.78亿元和5543.15万元。  在2018年、2019年1~3月的现金流量表中,“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1.95亿元和4802.3万元,剔除当年预付款项新增的54.31万元和401.75万元的影响之后,则与采购相关的现金支出分别达到了1.94亿元和4400.55万元。将含税采购与现金支出相勾稽,可发现2018年和2019年1~3月含税采购金额都比现金支出分别多出8359.21万元和1142.6万元。理论上,这将导致当年的应付款项应该有相应增加。  可事实上,查看狄耐克招股书可发现,2018年、2019年1~3月的应付款项分别为1.02亿元和1.04亿元,分别较上一年增加了5184.28万元和250.99万元,很显然,这一数据与理论上数据并不相符的,2018年、2019年1~3月分别有3174.93万元和891.61万元的含税采购并没有获得相应数据支持。 产销数据与存货数据不太匹配 除营收数据、采购数据有疑点外,《红周刊》记者还从产销差角度大体核算了狄耐克的存货数据,发现这其中也是存在一定异常的。  报告期内,狄耐克数字楼宇对讲产品、模拟楼宇对讲产品以及智能开关面板的营业收入占总营收比例在90%左右。招股说明书披露了这三类产品较为详细的产销量,《红周刊》由此推算出这几类产品2017年至2019年1~3月的产销差,其中,2019年1~3月,数字楼宇对讲产品、模拟楼宇对讲产品以及智能开关面板的产销差分别为3.06万个、1.79万个和3222个。  与此同时,公司招股书还披露了数据楼宇对讲产品、模拟楼宇对讲产品的平均单位成本,2019年1~3月分别为279.73元/个、118.79元/个,虽然未披露智能开关面板的单位成本,但《红周刊》记者根据其当期营业成本154万元与销量25950个,大体推算出每个的营业成本为59.3元。将这些产品的单价成本与产销差相乘,分别为856.56万元、212.56万元和19.1万元,合计1088.23万元,也就是说,2019年1~3月,存货中的产成品部分应大约新增1088.23万元。  但查看狄耐克的存货数据,其2019年1~3月库存商品以及发出商品(都为产成品)比上一年新增了1210.37万元,比理论新增金额多出了122.14万元,这部分多出的金额是否是狄耐克其他小众产品新增的库存,则需要公司做出更多解释和披露。  此外,用同样的方法推算,2017年和2018年的存货数据则存在更多差异。  将这三类产品的产销差与各自单价成本相乘,2017年共计有165.3万元、2018年则有-564.03万元,也就意味着,2017年、2018年存货中,库存商品和发出商品新增金额应大约为165.3万元和-564.03万元,但实际上,其新增金额为748.84万元和-168.73万元,存在583.54万元和395.3万元的差异。那么,这部分数据差异又是怎么形成的呢?是否是只占其营收10%左右的产品库存变化所引起?

2019年10月26日

  • 共找到1个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