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相关文章

转换工作自2020年3月1日开始

说到这里,可能很多人会问,课代表能不能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意思?会影响谁?以后每月房贷到底是升是降?

2019年12月29日

自2013年3月18日起担任公司总经理

根据南都大数据库信息显示:陈俊海,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总经理。

2019年12月24日

那么狄耐克2018年、2019年1~3月含税总营收大约为5.21亿元和7866.43万元(实际上

2018年、2019年1~3月,狄耐克营业收入分别为4.57亿元和6929.46万元,其中,国内营收分别为4.05亿元和5856.04万元,若考虑到国内增值税率16%的影响,那么狄耐克2018年、2019年1~3月含税总营收大约为5.21亿元和7866.43万元(实际上,2018年1~4月国内增值税率为17%,所以2018年实际含税营收可能比推算的金额还要高)。  依据狄耐克2018年、2019年1~3月的合并现金流量表数据,与当期销售相关的“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3.84亿元和8653.64万元,此外,2018年、2019年1~3月公司新增预收款分别为47.44万元和212.7万元,对冲同期与现金收入相关的预收款项影响,则与2018年、2019年1~3月营收相关的现金流入了3.83亿元和8440.94万元。  将这两年的含税营收与现金收入数据勾稽,则2018年、2019年1~3月含税营收比现金收入分别多出1.38亿元和-574.51万元。理论上,2018年的应收款项应该新增1.38亿元,2019年1~3月则应该减少574.51万元。  可事实上,在这两年的资产负债表中,狄耐克的应收账款(包含坏账准备)、应收票据期末金额合计分别为2.77亿元、2.23亿元,相比期初相同项合计数据,2018年仅增加了1.04亿元,而2019年1-3月则减少了5352万元。这一结果显然与理论上应该增加或减少的金额根本不同,其中,2018年有3371.74万元的营收没有相应数据支撑,而2019年1~3月的债权平白无故多减少了4777.81万元。那么,导致这两期数据异常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采购数据存异常  除了营收方面数据有异常外,狄耐克的采购数据同样存在疑点。  在招股说明书中,狄耐克披露了向前五名供应商的采购情况,2018年至2019年1-3月分别为6718.81万元和1668.2万元,占总采购金额比例分别为28.03%和34.91%。由此推算,2018年和2019年1~3月采购总额分别为2.4亿元和4778.57万元。  若考虑到增值税率为16%(实际上2018年1~4个月增值税率为17%,实际上的含税采购总额也许比推算金额要高),那么2018年、2019年1~3月含税采购总额分别为2.78亿元和5543.15万元。  在2018年、2019年1~3月的现金流量表中,“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1.95亿元和4802.3万元,剔除当年预付款项新增的54.31万元和401.75万元的影响之后,则与采购相关的现金支出分别达到了1.94亿元和4400.55万元。将含税采购与现金支出相勾稽,可发现2018年和2019年1~3月含税采购金额都比现金支出分别多出8359.21万元和1142.6万元。理论上,这将导致当年的应付款项应该有相应增加。  可事实上,查看狄耐克招股书可发现,2018年、2019年1~3月的应付款项分别为1.02亿元和1.04亿元,分别较上一年增加了5184.28万元和250.99万元,很显然,这一数据与理论上数据并不相符的,2018年、2019年1~3月分别有3174.93万元和891.61万元的含税采购并没有获得相应数据支持。 产销数据与存货数据不太匹配 除营收数据、采购数据有疑点外,《红周刊》记者还从产销差角度大体核算了狄耐克的存货数据,发现这其中也是存在一定异常的。  报告期内,狄耐克数字楼宇对讲产品、模拟楼宇对讲产品以及智能开关面板的营业收入占总营收比例在90%左右。招股说明书披露了这三类产品较为详细的产销量,《红周刊》由此推算出这几类产品2017年至2019年1~3月的产销差,其中,2019年1~3月,数字楼宇对讲产品、模拟楼宇对讲产品以及智能开关面板的产销差分别为3.06万个、1.79万个和3222个。  与此同时,公司招股书还披露了数据楼宇对讲产品、模拟楼宇对讲产品的平均单位成本,2019年1~3月分别为279.73元/个、118.79元/个,虽然未披露智能开关面板的单位成本,但《红周刊》记者根据其当期营业成本154万元与销量25950个,大体推算出每个的营业成本为59.3元。将这些产品的单价成本与产销差相乘,分别为856.56万元、212.56万元和19.1万元,合计1088.23万元,也就是说,2019年1~3月,存货中的产成品部分应大约新增1088.23万元。  但查看狄耐克的存货数据,其2019年1~3月库存商品以及发出商品(都为产成品)比上一年新增了1210.37万元,比理论新增金额多出了122.14万元,这部分多出的金额是否是狄耐克其他小众产品新增的库存,则需要公司做出更多解释和披露。  此外,用同样的方法推算,2017年和2018年的存货数据则存在更多差异。  将这三类产品的产销差与各自单价成本相乘,2017年共计有165.3万元、2018年则有-564.03万元,也就意味着,2017年、2018年存货中,库存商品和发出商品新增金额应大约为165.3万元和-564.03万元,但实际上,其新增金额为748.84万元和-168.73万元,存在583.54万元和395.3万元的差异。那么,这部分数据差异又是怎么形成的呢?是否是只占其营收10%左右的产品库存变化所引起?

2019年10月26日

当日及3月23日黄建国与丁某分别有3次和2次通话联系

由此可见,监管认定的黄建国和多个内幕知情人合计通话30次,见面2次。

2019年10月16日

宝马汽车在今年3月份就宣布了120亿欧元的削减成本计划

今年9月份,宝马汽车CEO奥利弗·齐普策(Oliver Zipse)在集团内部会议上表示,宝马集团目前在全球范围内共有135000名员工,到2020年底前将维持全球现有员工的数量平衡,但不会采取强制性裁员的措施。

2019年10月07日

厦航定于2020年3月一次性转场至大兴机场

2014年,刚过“而立”之年的厦航成立北京分公司,随后并购河北航空,加上天津分公司,正式实现京津冀全面布局。近年来,厦航在北京市场的份额不断扩大,拥有在京相关航线15条,年旅客运输量近300万人次。

2019年09月25日

深交所决定*ST长生股票自2019年3月15日起暂停上市

从二级市场来看,*ST长生股价曾于2018年5月11日达到历史最高点29.99元/股,但受到“疫苗事件”冲击,该股旋即步入漫长的跌停之中。2018年7月16日~2019年3月5日期间,*ST长生累计经历了54个跌停,股价跌至1.51元/股。需要注意的是,*ST长生还将可能面临投资者维权索赔。截至目前,*ST长生仍处于全面停产状态。

2019年09月16日

2014年3月成为徽商银行公司银行部总经理

此外,近日,中静系减持徽商银行股份,杉杉集团接盘。

2019年09月01日

颜某承诺2019年3月30日前偿还5万元并支付利息

今年年初,徐某以不当得利为由将颜某告上法院,3月22日,双方达成调解协议,颜某承诺2019年3月30日前偿还5万元并支付利息,但一直未实际履行。

2019年08月21日

纳兰德有限于2006年3月27日设立

其主营业务为设计、研发、销售、出租民航离港系统的全流程自助服务产品;代理证件阅读器业务。

2019年08月20日

蔡英文3月19日曾提到台湾上一次向美国采购战机为1992年

台当局“相当振奋”。台“总统府”19日称,获得这款新型战机将大幅强化台空中防卫能量,感谢特朗普对台湾“国防安全”的重视,并坚定履行“与台湾关系法”和“六项保证”的承诺。台“外交部”称,近来大陆在台湾周遭不断进行军事操演,这项战机军售案充分展现台美安全伙伴关系紧密且持续提升。台“国防部”也称,这项军售案有利于提升台湾足够自我防卫的空防战力。

2019年08月20日

王见刚那次被抓是在2005年的3月15日

&nbsp8月6日下午,鑫昇矿业公司一名杨姓负责人向澎湃新闻否认了上述猜测,称王见刚近年来鲜少出现在岚县,自己也是近日公安机关到矿上来调查时才知道王见刚被抓,“他应该是在家里被抓的,公安机关抓了20多人,没有一个是我们矿上的人,这个案子跟我们这个矿应该没有关系。”

2019年08月15日

在2007年3月遭到耿建平等人殴打

提起耿建平,耿家庄村民对其褒贬不一。年过八旬的陈玲告诉记者,耿家庄以前没有自来水,村民们吃水需要用车去其他地方买,再运回来储存在水井中。陈玲称,村里后来能吃上水,是因为耿建平给打了眼机井。

2019年08月07日

在3月18日举行的五粮液品牌经销商营销工作上

不过,净利润的提早超越反映的是五粮液和贵州茅台之间的真实差距。贵州茅台自上市以来,其销售毛利率就一直保持在80%以上,从2008年开始,这一数据更是攀升到了90%以上。而五粮液的销售毛利率在2008年之前都在50%上下徘徊,目前虽已提升至70%左右,但同贵州茅台相比仍然差距明显。

2019年08月0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