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成年骑着毛驴从团部到牧场整整走了3天-游戏发展国-二手车资讯
点击关闭

成年教授-祁成年骑着毛驴从团部到牧场整整走了3天-二手车资讯

  • 时间:

港大取消毕业典礼

結對子:培育科技致富典型近年來,47團制定了扶貧工作目標管理責任制,採取「幫一帶一」的辦法,開展扶貧幫困活動。

經過深入調研,祁成年了解到草場面積大,規劃不到位,監管不力,牧民缺乏養殖技術。他向團黨委彙報並提出「氂牛買斷經營,草場租賃承包,團場宏觀管理」的思路,並親力親為加強養殖技術推廣,當年就讓山區草場扭虧為盈。

十四師一牧場是兵團偏遠少數民族聚居團場,以畜牧業為主,是南疆最大的有機羊生產基地。一牧場職工常年住在山上放羊,三連在昆崙山上有68片草場,由於海拔高,年降雨量少,蒸發量大,草場管理不規範,養殖技術缺乏,難以滿足牧民們的放牧需求。

通過祁成年的資金扶持和技術指導,如今劉貴福不僅還清了所有債務,還成為團里年均收入過萬元的科技示範戶和脫貧致富典型。

摸實情:騎着毛驢上山調研1987年,祁成年從塔里木大學畜牧專業畢業,留校擔任動物科學學院試驗站站長,負責畜牧養殖管理和技術指導。

「你出人力,我出技術。」了解到劉貴福的家境狀況和致富願望,祁成年主動與他結成了「幫一帶一」幫扶對子,絞盡腦汁為他出主意、找路子,手把手教他科學養殖技術,掏出3000塊錢讓劉貴福養豬。

特有范兒「多虧了祁教授的幫忙,前幾年,我家只有200隻羊,現在已經達到750隻了。」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十四師一牧場三連牧民圖如普·麥蘇木手指着他家門口的羊群高興地說,以前他們一家人,逢年過節才能吃上肉,現在天天都有肉吃。圖如普·麥蘇木已經成了三連致富奔小康的帶頭人。

「我原先對脫貧沒有信心,曾打算給別人打工,是祁教授的技術指導和無私資助,讓我過上了今天的富裕日子。」劉貴福抿着嘴笑着說。

冬天雪大路滑,為了方便牧民,祁成年將集中培訓改為分散培訓,拖着瘦弱的身軀,騎馬或步行趕往各個分散的連隊,把牧民們集中在羊圈,傳授養殖技術,講解疾病防控知識。肚子餓了就在路邊買饢啃,喝了就在水渠里喝幾口。

出實招:推廣畜牧養殖技術沒有大學教師的架子,祁成年走到哪,牧民就跟到哪,願意聽他講課。為了參加培訓,牧民們7點多就起床,騎着馬或毛驢,紛紛從各個連隊向團部趕來。

在劉貴福為買飼料拿不出錢,無法經營而四處求助時,祁成年又主動幫他解燃眉之急。當遇到仔豬生長緩慢、飼料報酬低的問題時,祁成年多次來到豬圈調查,找原因,幫其解決問題。

「我是農民的兒子,我喜歡跟農牧民在一起,看着他們對知識渴望的眼神,能夠幫助牧民們解決技術難題,把論文寫在遼闊牧場上,我這輩子活的值了。」祁成年說,「農民願意聽我講課,我也願意為他們講知識,這是我最高興的了。」

2001年5月,祁成年被選派到十四師47團當科技特派員,掛職科技副團長。為了尋求脫貧致富的良策,他不分白天晝夜到牧場調研,對當場解決不了的問題,他詳細記下來回到學校反覆研究。

有一次,祁成年騎着毛驢從團部到牧場整整走了3天。餓了吃饢,走到有水的地方喝幾口,到了晚上就住在少數民族牧民家裡。最後一天經過無人區,所帶的饢吃完了,但工作還沒有完成,只能四處尋找氂牛肉充饑。在昆崙山上煮兩三個小時肉還不熟,就用刀子割成片吞下。

「你這是去哪了?身上又是羊糞味兒,又有柴火味兒,怎麼煙熏火燎的?」每次回到團部,同事們都不解地問祁成年。祁成年笑着說:「我自己臟一點,累一點沒關係,關鍵是我所教的就是牧民們最想學的。」

經常跟着祁成年到巴扎選購羊,到阿勒泰等地引進大尾羊,到澤普、莎車等地引進刀浪羊,改良優化本地羊品種,並學習「雙羔素」「催情素」「三貯一化」「營養舔磚」「羔羊早期斷奶」等配套技術,阿西木·塞迪艾麥爾如今掌握了不少羊品種改良的技能。

在一次給團畜牧公司職工講課時,有一位來自河南的職工劉貴福,來新疆這幾年,也沒掙到什麼錢,家裡只有一輛單車,兩個孩子借錢上學,家庭十分困難,生活難以維持。

祁成年(右)為養殖戶講解養殖知識受訪者供圖

連隊沒有培訓場地,把羊圈、牛棚、豬圈、雞舍當教學場地,把牛、羊、雞群當教學道具,滿地都是濕滑的糞便、刺鼻的臭味,這些對祁成年來說早已習以為常了。

圖如普·麥蘇木口中的「祁教授」就是先後榮獲新疆建設兵團「星火計劃與科技扶貧」農村科技先進工作者等榮譽稱號的科技特派員、塔里木大學動物科學學院試驗站站長祁成年教授。廣大農牧民習慣稱這位講着一口流利維吾爾語、一身羊毛味的科技特派員為「羊圈教授」。

三連牧民阿西木·賽迪艾麥爾,前幾年養了490隻羊,現在有760隻羊。「以前平均每年會有五六十隻小羊羔病死,現在每年只有三五隻,牧草也比以前長得好。祁教授手把手教我診斷疾病、打預防針,給我帶來了很多知識和實惠,太感謝祁教授了。」阿西木·賽迪艾麥爾說起如今甜蜜的生活,笑得可開心了。

今日关键词:黄蜂绝杀尼克斯